<strike id="1d9zz"><i id="1d9zz"><cite id="1d9zz"></cite></i></strike>
<ruby id="1d9zz"></ruby>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dl id="1d9zz"><del id="1d9zz"></del></dl></span><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dl id="1d9zz"></dl></strike>
<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span><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先進典型

永遠的紅手?。荷蚝坪托彺宓墓适?/div>
發布日期: 2015-06-12 瀏覽次數:

 

45歲,生命本像當空的太陽,可他沒有來得及留下一句話,走了……

  悲痛瞬間爆發。這個當年以18個紅手印揭開中國農村改革大幕的小村莊,一夜之間再次摁下一紙的紅手印,他們要留住他,永生永世。

  這是一種怎樣的情緣?

  6年前,當他第一次走進小崗村,就仿佛注定了與這片土地的生死相依。為了能留他在這里多些日子,再多些日子,小崗人曾兩次摁下紅手印。

  萬萬沒有想到,這第三次的紅手印,竟是把他永遠地留下了……  

 

  新華社照片 永遠的紅手印——沈浩和小崗村的故事這是2008年10月7日,小崗村新帶頭人、村黨委書記沈浩(前右)與大包干帶頭人關友江、嚴俊昌、嚴金昌、嚴學昌交流小崗村的改革發展情況?!⌒氯A社發

  他走進小崗,一往情深……

  第一紙紅手印是小崗人渴盼已久的心  

  沈浩,有一雙總是含笑溫暖的眼睛,厚厚的嘴唇透著一點拙,也透著一種執拗。

  作為安徽省財政廳的一名干部,按部就班的機關生活,使這個在皖北農村長大的年輕人生活安逸平淡。

  2004年,平靜的日子被打斷了。沈浩被選派為安徽第一批下派農村干部,赴鳳陽縣小崗村任村黨支部書記,時間3年。

  這一年,他39歲。

  2月,春寒料峭。走進小崗村的沈浩,所見所聞出乎意料。盡管這個中國農村改革的發祥地發生了巨大變化,但也面臨著如何進一步發展的突出問題。

  在小崗村第一次支部會議上,沈浩指著村委會賬本上

  “3萬元的集體欠債、全村人均收入2300元”這兩個數字,掏出心里話:“小崗村起了個大早,卻趕了個晚集。一夜越過溫飽線,20年沒跨過富???。小崗一定要發展,不發展不行??!”

  他花兩個月的時間,把全村108戶人家挨家挨戶跑了兩遍,與每一個村民促膝談心,反復念叨一個理:小崗村只有發展才能富裕。他帶著村里36個黨員干部群眾代表去華西等先進村參觀,一路走一路討論:與先進村比,我們的差距在哪里?小崗下一步怎么辦?

  一顆顆火星,就這樣灑在了沉睡多年的小崗人的心里。這之后,沈浩爭取到一筆50萬元的資金,決定在滿是泥濘的小崗村修上一條水泥路。這條路,成了最終點燃起小崗村的第一把火。

  沈浩沒有采取招投標的形式,而是將全村男女老少組織起來,投工投勞,按勞取酬。這樣一是為了省錢,更是為了喚起每一個村民對小崗事業的參與感。這是小崗村自大包干以來的第一次集體勞動,又是為自己村修路,人人心勁高漲。

  沈浩天天泡在工地上,扛水泥,拌砂漿,什么活都干。有一天傍晚,人都收了工,有一桶水泥泄漏到地上,臨時找不到工具,眼看水泥就要凝固。沈浩袖子一挽,雙手插進水泥里,一捧一捧地捧起來。旁邊有村民看到了,也趕緊下手捧,一桶水泥就這樣捧了個干凈。

  這件小事,傳遍了全村。小崗人心里的一桿秤稱出來了:這個書記是來干實事的!

  被命名為“友誼大道”的水泥路高質量完成,節余了一半的資金。小崗村召開了隆重的表彰大會,沈浩為每一位獲獎者戴上大紅花,捧上獎金。小崗人笑了……

這之后的小崗,新事一樁接著一樁。

所有被侵占的集體資產全部收回;開通了有線電視和自來水;修起了小崗農貿市場;建立了村衛生院;住房小區工程讓26戶困難群眾率先搬進了二層新樓房;村里還成立了資金互助合作社;新建的 “大包干紀念館”,成為鳳陽乃至安徽省重要的“紅色旅游”基地。

  2006年,小崗村人均收入超過5000元?!?0年沒跨過富??病钡钠款i,在沈浩任職的第三年被突破。

  這一年冬去春來夏至秋到,小崗人有了心事。眼看沈浩掛職期滿,要回省城了。

  大包干帶頭人嚴金昌和他的老伙伴們,湊到了一起。這些當年連殺頭、坐牢都不怕的人,這一次,真的怕了。怕啥?怕沈浩走。他們合計著,說什么也得把沈浩留下。說辦就辦。幾天后,一紙摁著98個小崗村村民紅手印的“*書”遞到了省城,請求讓沈浩在小崗再干3年。

  這個世上,還有什么比摁下一個紅手印更能表達一個中國農民的情感?掏心扒肝的心愿,都濃縮在這一個個紅手印里了。

  組織上征求沈浩的意見,他低著頭半晌沉默。家有老母妻女,他牽掛。

  然而,他終于還是抬起頭,做出了留下的抉擇。98個紅手印,拴住了他的心……   

  他引領小崗,振翅高飛……

  第二紙紅手印是小崗人奔向未來的夢  

  外表憨憨的沈浩,有著一副極敏銳的經濟頭腦。財經專業畢業和省財政廳工作的經歷,讓他在經濟發展與改革的大潮中目光超前。

  他在村支部會上說:“紀念改革的最好方式就是繼續深化改革!”他提出,只有搞現代農業,小崗才能大發展。

  祖祖輩輩刨地取食的農民,從不輕信抽象理論,沒見到碗里的飯,一切都是空談。小崗村開展土地流轉的第一個項目,是建立200畝的養豬場。

  一開始,很多人都不理解。當年摁下生死紅手印的大包干帶頭人嚴俊昌,也在其中。

  沈浩和村支部副書記張秀華一趟一趟往嚴家跑,老人臉向東,他們轉到東,老人臉朝西,他們又轉到西,苦口婆心,說下的話能裝滿一間屋。眼看春節就到跟前,過了年1000頭豬娃子就要進村,火燒眉毛。

  嚴俊昌的心在沈浩的誠懇與堅持中,逐漸被說服,土地流轉的優惠政策以及觸手可及的收益,讓他終于點了頭。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當一座現代化養豬場在小崗村建起,這里飼養的高山特色風味豬直接銷到上海等地的大型超市,價格是普通豬的兩倍時,小崗人開始嘗到了發展現代農業的實惠。土地流轉的農戶,除去一年每畝地500元的租金,還在養豬場干活,掙勞務工資,再加上年終分紅,一年的收入比過去翻了好幾倍。

  隨后,村里發展起糧食、葡萄規模種植以及雙孢菇產業、甜葉菊種植繁殖基地等一系列現代農業。嚴俊昌的兒子嚴德友通過土地流轉,一個人承包了200畝葡萄園,每畝收益是過去的10倍。父子倆逢人就講:“現代化農業是小崗人的救星!”

  村里還實現了招商引資,辦起鋼構廠、裝飾材料廠、節能電器公司等工業企業。同時,多家大型現代化企業入駐小崗,其中有美國GLG集團農產品深加工高科技產業園,廣東從玉菜業有限公司,深圳普朗特集團的生態農業園等等。

  新的小崗,在深化改革的陣痛中,鳳凰涅槃。

  2008年,小崗村農民人均收入達到6600元,高出鳳陽縣農民人均水平2000多元,比安徽省人均水平高出39%,是沈浩初到小崗村的3倍。

  一位朋友曾問沈浩:“你從省城下來,離開了溫暖的小家,沒覺得苦嗎?”沈浩說:“我是吃了不少苦,但看到小崗村一天天在變化,作為一個黨員干部,作為一個男人,我就有一種強烈的成就感。我能把自己最好的一段時光獻給小崗,實實在在為農民干事,我覺得,值!”

  2009年秋,眼看沈浩的第二個3年又要到期了,小崗人再次坐不住了。大包干帶頭人嚴金昌試探著問沈浩:“你給我們個實話,到年底還愿不愿留下來?”沈浩笑了:“只要你們歡迎我,我愿一輩子留在小崗!”

  9月24日,小崗村又摁下了186個紅手印,再次挽留省城來的好書記。這紙紅手印,寄托了富裕起來的小崗村人更遠大的夢想……

   他永留小崗,生死相依……

  第三紙紅手印是小崗人天高地厚的深情  

  沈浩是個愛家的男人,愛得就像一壺陳年老酒。

  他手機屏幕顯示的是他90多歲的老娘,天天捧在胸口上。他的床頭擺著女兒的照片,那是他來小崗時10歲的女兒沈王一送他的。女兒梳著兩只小辮,穿著連衣裙,像一株風中的小白楊……

  在小崗村的6年,沈浩有著太多不得不割舍的情愫。

  到小崗的第一年,因不能再照顧一直住在一起的老娘,不得已托付給了在老家的四哥。四哥到合肥接老娘時,沈浩握著老娘的手依依不舍,臨上車時,他撲通一聲跪倒在老娘面前:“老娘,兒子到鳳陽小崗工作了,一時不能回來好好照顧您,請您到我哥那過一段時間,等我任職期滿再去接您?!闭f完,給老娘磕了一個響頭。起身時,滿臉淚水。

  在小崗期間,沈浩一直掛記著老娘。偶爾抽空回趟老家住一宿,總要為老娘梳梳頭,給老娘洗洗腳,晚上,就睡在老娘床邊的沙發上,陪她嘮嗑。

  他到小崗的第三年,還是因為無暇顧及,又把在省城讀書的女兒送回到老家一所中學。這里生活條件艱苦,十幾個人住一個大通鋪,女兒默默承受了,但她最不能承受的是,一年見不了幾次爸爸。

  2009年3月7日,女兒過15歲生日,沈浩下決心放下手上所有的事,可等趕到學校還是晚了。女兒傷心地坐在學校的操場上不說話,沈浩心里疼。突然,他對女兒說:“看爸爸給你露一手!”說著,兩腿一蹦翻起了跟頭。40多歲的人,幾個跟頭翻下來,滿頭是汗,直喘粗氣。女兒再也忍不住,大叫一聲:“爸!我想你呀,就是想你!”一頭撲進沈浩的懷里,號啕大哭。沈浩緊緊抱著女兒,也哭了……

  6年春秋,沈浩把一腔的愛都給了小崗的父老鄉親。因為他不僅僅是兒子、丈夫、父親,他的血管里,還流淌著土地給予的愛,流淌著一個共產黨員的責任。

  2005年夏天,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剛剛躺下的沈浩想到村民徐慶山一家住著兩間危房,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沖進風雨中。天黑路滑,他深一腳,淺一腳,鞋子陷到泥里拔不出來,他干脆光著腳,一口氣跑到徐慶山家。一進門,看見屋里到處漏雨,房頂上的泥灰“嘩啦、嘩啦”直往下掉。他急忙跑到床邊,一手抱起一個孩子,連聲招呼還在發愣的徐慶山兩口子:“快走!”他折騰了大半夜,把一家人安頓到村委會住下,這才放心地離開。

  這個夜晚,讓沈浩下定決心,要改善群眾的住房條件。他想方設法,四處籌錢。2006年春節,26戶住房最困難的村民終于搬進了第一批新居,徐慶山一家也住上了兩層樓房。到2008年,小崗112戶村民全部搬進了整齊劃一的住宅新區。

  58歲的村民殷廣勇一家是沈浩特別牽掛的人。殷廣勇的媳婦患癡呆,有兩個分別7歲和5歲的男孩,小的小,病的病,日子過得苦,別人一天吃三頓飯,他家天天兩頓菜煮面,經常缺糧斷油。

  沈浩成了他家的???,三天兩頭送油送糧,有什么難事,就從口袋里掏點錢,逢年過節更是一定要來家里看看。他多方奔波,最終為他們全家四口辦了低保,又幫助兩個孩子免一切費用進了村里的學校。

  在沈浩的書桌上,一直擺著他為殷廣勇一家拍攝的全家福。他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這些需要幫助的人。

 有多少難,有多少苦,沈浩就有多少愛!

  69歲的五保戶韓慶江,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和哮喘,有一次突然發作,沈浩馬上掏出身上所有的錢,派人把他送進鎮醫院,并捎上話,請醫院全力搶救,等出了院他來結賬。韓慶江治好了病,見人就講:“要不是沈書記,我這條命早就沒了?!?/span>

  困難戶韓德國的孫子剛出生,奶水不夠,家里又買不起奶粉,沈浩聽說后,自己掏出1000塊錢,送到韓德國手中。

  70歲的大包干帶頭人關友章的遺孀毛鳳英身體多病,沈浩時常掏錢接濟她,并寬慰鼓勵老人:“好好活著,享享今天小崗的福!”

  村民杜永蘭說:“沈書記哪家越窮,就越愛去哪家。我嫁到小崗村40多年了,沒有見到過像他這樣的好書記!”

  “有困難,找沈浩”,這成了小崗人的口頭禪。沈浩宿舍的房門從不上鎖,不論白天黑夜,老百姓只要有事找他,隨時都可以走進他的房間。村里干部看他整日太辛苦,就在他的房門外面安裝了一扇鐵門,想讓他多點時間休息。他看到很不高興,誠懇地說:“我是農民的兒子,知道農民的難處,鄉親們找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我們干再多的事也是分內的事!”這扇不上鎖的鐵門最終成了擺設。

  在小崗待得越久,沈浩對小崗的愛就越深。他把這里視為他的故土,把這里的父老鄉親看作是他的爹娘。

  有一次,沈浩和家人一起吃飯,吃著韭菜餅時,他突然哭了。他想到了小時候家里窮,操勞一生的父親連一塊韭菜餅都沒嘗過。他說:“我為小崗村老百姓做事,就是為我父親做事,我父親沒享受到的,我要讓小崗鄉親們享受到!”

  心換心。沈浩換回了小崗人爹娘般的情。

  2007年大年三十,沈浩一早起床準備回合肥與家人團聚。一開門,發現門前坐著邱世蘭老人的孫女,說是奶奶要請他吃飯,這是她頭一回請村干部吃飯,不去不行。

  他來到邱世蘭家。83歲的邱世蘭是大包干帶頭人關廷珠的遺孀,正拄著沈浩從合肥給她買回的那根拐棍,等在門口。老人備下了雞魚肉蛋,請外甥媳婦幫忙,做了一頓她這輩子最豐盛的年飯,還特地油炸了一盤沈浩最愛吃的花生米。她端著酒杯對沈浩說:“你在這里干得太不容易了,你給我們帶來了這么大的變化,我請你吃頓年飯,就是想表達一下我這80多歲的老太婆的心意?!鄙蚝茻釡I盈眶,端起酒杯一干而盡。

  不大會兒,四鄰的鄉親們都趕來了,有的提著臘肉,有的捧著點心,還有的拿來了雞蛋、蘋果,一個勁地往沈浩手里塞……

  “一個人活在世上,官是當不到頭的,錢也是難以掙盡的。能讓小崗村的父老鄉親過上好日子,是我最大的幸福!”這是沈浩日記里的話。

  沈浩像一團火,為小崗村熾熱地燃燒著,直到2009年11月6日那個黑色黎明。他太累了太累了!睡下后就再沒有醒來……

  這一天,小崗人無不沉浸在巨大悲痛之中。一紙“*書”默默地在一雙又一雙手中傳遞,灑滿淚水的紙上,再一次摁下了一個又一個紅手印……

  “請讓我們的沈書記永遠留在小崗……”

  這也該是沈浩最后的愿望了。他在給小崗村公墓選址時曾說過:“將來我死了,就埋在這里?!?/span>

  這個“將來”讓人痛斷心腸!

  沈浩永遠留在了小崗村。他短暫而絢麗的生命火焰,讓這片厚重的土地抒寫了新的傳奇。

  紅手印,便是對這傳奇最好的注釋。


万家彩票|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