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d9zz"><i id="1d9zz"><cite id="1d9zz"></cite></i></strike>
<ruby id="1d9zz"></ruby>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dl id="1d9zz"><del id="1d9zz"></del></dl></span><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dl id="1d9zz"></dl></strike>
<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span><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先進典型

扎根邊關的木棉樹——追記因公犧牲的河口海關緝私警察李順麒
發布日期: 2015-06-12 瀏覽次數:

 

李順麒(左)和同事在邊境地區走私凍品查獲現場。(資料照片)

  去年9月26日傍晚,昆明海關下屬的河口海關緝私分局緝私警察李順麒,在河口壩灑河道執行查緝走私任務時壯烈犧牲。年僅26歲的他,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紅河河道上。

  近日,李順麒被評定為烈士,并被追授為“全國海關先進工作者”和“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

  接到任務,二話不說拿起裝備就走

  半年過去了,回想起那天的執法行動,河口海關緝私分局偵查科的阮蘭建記憶猶新:

  “當時我們正押送載有走私貨物的船駛往卸貨碼頭,一艘大噸位船只突然從越南一側越界闖入中國境內河道,大概有20多人手拿長刀和鐵棍聚集在船頭,想跳上我們押運的走私船奪船搶貨。他們看沒辦法跳上我們的船,就駕船猛烈撞擊我們,并投擲拳頭大小的石塊和鐵棍。順麒受了傷,不幸落入水中?!?/span>

  李順麒所在的情報技術科主要負責情報,一般不參加外出現場查緝,但河口海關緝私分局只有30名緝私警察,承擔著800多公里邊境線上的打私任務,一人多崗、加班加點,全局出動緝私是常有的事。

  9月26日17時50分左右,還有10分鐘就要下班了,忙碌一天的李順麒正準備去吃晚飯,卻接到了任務。他二話不說拿起裝備就走,沒想到這一走,就再也沒回來。

  “船上有6名海關緝私警察,順麒就站在我旁邊。對方人多,空船負載小,操縱起來比較靈活;我們的船滿載走私貨物吃水比較深,但還是被撞得直搖擺,幾乎都站不穩……”

  當時,河口地區連降暴雨,是一年之中的主汛期,河底的河床不平穩,表面看著水流平緩,但其實水下布滿大大小小的漩渦。

  李順麒落水后,昆明海關組織相關部門共200多人、10多艘船展開不間斷拉網搜救。9月28日,在越南老街省保勝縣境內紅河流域的一處沙灘發現了李順麒的遺體。29日中午,李順麒遺體被護送回國。

  為適應高強度緝私工作,苦學本領扎實訓練

  1988年1月,李順麒出生在四川自貢市的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人。后來,父親下崗在家,母親提前退休后在一家小超市打工。

  他學習刻苦,在高三時因為表現突出,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云南民族大學讀書時,大學二年級就獲得為數不多的赴越南留學一年的機會。

  2010年,李順麒大學畢業考取昆明海關,成為昆明海關所屬河口海關緝私分局的一名緝私警察。

  “從校門到國門,從大學畢業生到緝私警察,參加工作以來,李順麒很注意錘煉自己的意志品質?!焙涌诤jP緝私分局政委王斌說,局里一有案子,他就主動請纓,跟老同志們一起沖在辦案抓捕的第一線。為了適應邊關緝私警察高強度的工作,他特別注重強健自己的體魄——緝私局的訓練場、邊關崎嶇的小路,都曾灑下他苦練的汗水。

  河口地區執法環境復雜,海關每次行動都要周密部署,有時還要化裝偵查。

  一個大雨瓢潑的夜晚,李順麒和同事們奉命押送一名嫌疑人。山路陡峭崎嶇,一側是亂石峭壁、一側是河谷深澗,加上連續暴雨,在一個上坡處車輪突然打滑,隨時有翻車的危險。見此狀況,李順麒果斷脫下身上的衣服,匍匐著鋪在車輪下面,光著膀子站在深谷邊和同事們一點一點把車子往上推。

  就在這時,嫌疑人突然跳車逃跑,鉆進茫茫深山,李順麒眼疾腿快追上去。嫌疑人熟悉當地地形,東突西竄,見李順麒緊追不放,就不時撿起石塊狠狠砸來。李順麒毫不畏懼,在茫茫黑夜中深一腳淺一腳追了幾公里。把嫌疑人押回來時,李順麒渾身上下全是泥漿,成了一個“泥人”。

  “邊關也是一種生活,在哪兒都能干出色”

  大學時,李順麒學的是越南語。平時,海關要處理一些涉及越南的公函、文件,免不了找他幫忙,李順麒每次都答應得很干脆。每年,昆明海關與越方海關舉行聯席會晤,他都主動承擔翻譯工作。

  “雖然我們隸屬不同的部門,但只要一個電話,他都會加班加點地幫我們翻譯越文資料,4年來一直如此?!?014年9月26日19時許,河口海關辦公室主任王強接到李順麒出事的電話時,心里一陣刺痛,淚涌如注。

  大學畢業后到邊境城市河口工作,很多人都不理解。有朋友勸李順麒:“去那里工作遠離大城市,你這一待下去什么時候是個頭?”他淡然回答:“邊關也是一種生活,在哪兒都能干出色,很多老關員在這里干了一輩子,我還有什么怨言?”

  河口天氣潮濕,平時在外面辦案很臟很累,經常是一身汗、一腳泥,但每次出差回來,李順麒都會立馬清洗干凈,又恢復成那個干凈帥氣、英姿勃勃的形象。每天一大早,他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收音機,邊刷牙邊聽越南語廣播,還會哇啦哇啦地跟著講。

  李順麒的女朋友也在河口,但幾年來兩個人聚少離多。兩人商量著2014年“十一”把結婚證領了,就在河口落戶。當這一切就要實現的時候,李順麒卻永遠地離開了她……

  走進李順麒在海關的宿舍,衣柜上貼著許多小紙條,這是他搜集到的新聞資訊、緝私知識;桌子上還擺著一本翻開的《國家司法考試復習讀本》。推開窗戶,院子里的木棉花正燦爛開放。李順麒,正如這代表著英雄的木棉樹,永遠扎根在邊關的土壤,融入奔騰不息的紅河……


万家彩票|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