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d9zz"><i id="1d9zz"><cite id="1d9zz"></cite></i></strike>
<ruby id="1d9zz"></ruby>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dl id="1d9zz"><del id="1d9zz"></del></dl></span><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dl id="1d9zz"></dl></strike>
<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span><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先進典型

共產黨人本色的力量——重訪寶山追憶楊善洲
發布日期: 2015-06-12 瀏覽次數:

 

初秋時節,滇西大山深處寒意襲人。一個破舊的窩棚里,留下了樹棍拼成的床鋪,石頭壘起的火塘,床上放著草帽,床邊豎著鋤頭……

  

權力屬于黨和人民
——解讀楊善洲的權力觀
記者 姜 潔

  
  在楊善洲的觀念里,領導干部不論在什么崗位,都應該時刻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都應當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常常說:“我手中是有權,但它是黨和人民的,它只能老老實實用來辦公事,不能用來辦私事?!?br/>  正因為楊善洲有這樣的權力觀,他一直謹慎用權、廉潔用權、秉公用權,把權力全部用到了黨和人民的事業上去。

  
“濫用職權最容易傷到老百姓的心”

  
  從保山到楊善洲的老家施甸縣姚關鎮大柳水村有100多公里的路程。在任期間探親,楊善洲一直堅持自己買公共汽車票坐到施甸縣城,然后再徒步回家,從來沒有用過一次公車。
  “老書記總是說,濫用職權對黨在群眾心目中的形象傷害最大,最容易傷到老百姓的心?!痹螚钌浦廾貢男斓挛涮氐胤隽死先松暗墓ぷ鞴P記,上面赫然寫著這么一段話:“共產黨人什么困難也不怕,就怕脫離群眾、失掉民心?!闭虼?,楊善洲對自己和親屬的要求特別嚴格,生怕用錯了手中的權力。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搭順風車。楊善洲經常會讓人搭他的順風車,唯獨自己的親人例外。在他看來,讓外人搭車是為人民服務,讓親人搭車就是‘濫用職權’?!北I绞腥舜蟪N瘯敝魅螚盍暢o記者講了兩個對比鮮明的故事——
  1987年7月的一天,楊善洲帶著時任地委農村工作部科長的楊習超去騰沖調研林業、茶業發展情況。天正下著瓢潑大雨,當車開始爬高黎貢山時,看見不遠處一個被大雨澆透的老農正挑著擔子吃力地上坡。楊善洲趕緊示意司機停車,讓楊習超問問老農要去哪里。得知老農剛從潞江壩買糧食回來,要到騰沖上營鄉,楊善洲趕緊讓楊習超幫老鄉把糧食搬上車,一路和老農聊起了農活家常。該下車了,楊習超問老農:“老倌兒,你可知道給你搭車的人是誰?”老農一臉茫然,得知是楊善洲,才恍然大悟:“哦,你就是‘草鞋書記’!真不像個當官的!謝謝??!”
  另一個故事是楊善洲的二女兒楊惠蘭在保山一中讀書時,有個星期天,也是下大雨,父女倆走路到施甸搭車回保山,衣服全淋濕了,就到姚關鎮政府躲雨。躲了一陣見雨不停,楊善洲打著雨傘繼續往縣里走。鎮黨委書記就給施甸縣委辦打電話,當時的副主任寸發瑜知情后吩咐駕駛員,先開著車超過父女倆一段路程,然后調轉車頭開到他倆面前說:“老書記,去施甸嗎,正好順路,上車吧!”楊善洲疑惑地說:“怎么這么巧?”父女倆到了施甸縣城,謝絕了司機要繼續送他們去保山的好意,堅持乘公共汽車回保山。

  
“一分錢的東西也不能要,這是原則問題”

  
  楊善洲認為,貪污腐敗是從占便宜、收東西開始的。他給自己定了一條鐵律:不占公家的便宜,不收任何人的禮。
  “一分錢的東西也不能要,這是原則問題?!睏钌浦薜娜畠簵罨萸僦两襁€記得父親的話。小時候,有位在甘蔗基地工作的阿姨送了她三棵甘蔗?;丶視r,被父親看見了,當得知是別人送的,楊善洲發火了:“趕快送回去,別人的東西一分錢都不能要!”楊惠琴只好哭著把甘蔗送了回去。
  知道楊善洲脾氣的人都不敢給他送東西。給他送禮的人,總是被他毫不留情地罵回去。一次,一位和他關系很好的老部下來看他,帶了一小袋玉米面,買了一斤蛋糕和一些香蕉,這些東西在當時不超過10元錢。為了不傷感情,楊善洲沒說什么。事后,他托人給老部下捎去了10元錢。
  不收禮這個規矩,楊善洲一直堅持到了生命最后一刻。在他去世后,家屬在訃告上寫道:“家父遺言概不收禮,望各位來賓給予諒解?!彼们迩灏装椎囊簧?,生動地詮釋了從不以權謀私的堅定原則。
  

“共產黨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為人民謀福祉”

  
  認識楊善洲的人都知道,他從來不開“后門”。1981年的一天,一位轉業干部找到楊善洲,想借著倆人是老相識的情分,請他幫忙分配到城里工作。楊善洲當場就毫不留情地回絕了:“你怎么首先想到的不是工作,而是你個人的私利!”
  “老書記‘后門’上的那把鎖是沒有鑰匙的,但是他幫助干部群眾解決困難的鑰匙卻揣了一大串!”保山農科所農藝師畢景亮怎么也忘不了,當年他的愛人和兩個孩子都在農村,家中比較困難。楊善洲主動過問,在地委常委會議上提出:“像畢景亮這樣的科技干部我們要主動關心,盡快解決他的困難。不光是他,也要注意解決其他科技干部的后顧之憂?!?br/>  曾經多次采訪楊善洲先進事跡的云南日報社記者程三娟感慨地說:“從采訪中聽說的無數個故事里,我發現了好多鮮明的對比:林場先后有三個職工生病,他都毫不吝嗇地送他們到大醫院去治病,甚至不惜四處借錢給他們做手術,但自己摔傷后卻只找了個赤腳醫生;他不肯幫自己的家人農轉非,卻幫好幾個山溝里的教師家屬辦理了農轉非……通過這種對比,老人高尚的精神境界一下子凸現在我的面前?!?br/>  “共產黨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為人民謀福祉?!边@句話是楊善洲在日記中的心聲,更是他為官幾十載對自己權力觀的最好注解。從他在黨旗下莊嚴宣誓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樹立了堅定的信念,認定只要生命不結束,服務人民不停止。他把為人民服務作為運用手中權力的唯一準則,把一切奉獻給了別人,唯獨忘了自己。

  

  (來源:人民網)

  

沈浩先進事跡[2]

                        
沈浩——農村基層干部的楷模:

——記鳳陽縣小崗村原黨委第一書記、村委會主任沈浩同志

 

2009年11月6日晨,安徽省財政廳選派到村任職干部、鳳陽縣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村委會主任沈浩同志因積勞成疾,猝逝在工作一線,年僅45歲。噩耗傳來,人們無不為失去一名好黨員、好干部、好同志而悲痛萬分。胡錦濤總書記聞訊后,作出重要批示:“沉痛悼念沈浩同志。請轉達對沈浩同志親屬和小崗村村民的親切慰問?!崩铋L春、習近平、賀國強、劉云山、李源潮等中央領導同志相繼作出重要批示,對沈浩的去世表示沉痛悼念,對總結、學習、宣傳沈浩同志的先進事跡和精神提出明確要求。省委、省政府領導同志到沈浩家里親切看望其親屬,轉達中央領導同志的問候,對沈浩的去世表示沉痛悼念。省委決定,追授沈浩同志“優秀共產黨員、模范基層干部”稱號。

沈浩,男,1964年5月生,安徽蕭縣人,1986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工作,先后擔任安徽省財政廳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副調研員。2004年,他積極響應省委號召,作為全省第二批選派到農村任職干部來到鳳陽縣小崗村,任小溪河鎮黨委副書記,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村委會主任等職務。在小崗村工作期間,他緊緊團結帶領村“兩委”一班人,認真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堅持解放思想,更新觀念,銳意進取,以改革推進發展,扎扎實實為群眾辦實事好事,著力加強村級組織和黨風廉政建設,在改變村容村貌、改善村民生活、加快小崗發展上作了大量工作,樹立了基層黨員干部的良好形象,贏得了組織的肯定和群眾的擁護。

他心里裝著小崗,一門心思讓村子富起來”

2004年2月,沈浩剛到小崗村時,這個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的家底還很薄,發展仍然滯后,他的前幾任一直在探索發展的路子,那時小崗村的發展思路還不甚明晰,村民對他的到來并沒有抱太大希望,有的人甚至投來懷疑的目光:“一個省城的年輕人,鍍金來的吧?”然而這些沒有影響他為小崗村謀發展的熱情,反倒讓他更冷靜,他說:“一些群眾表現出的冷漠,從另一個側面也反映了他們想要加快發展的強烈愿望?!彼麍孕?,小崗村是“中國改革第一村”,這個品牌全國獨有,只要發展的路子對了,只要干部群眾擰成一股繩,完全可以實現快速發展。于是,他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把全村100多戶跑了兩遍,和村民促膝談心,了解情況。與村“兩委”成員和“大包干”帶頭人深入交心,謀劃小崗村發展路子。

通過深入調研、廣泛走訪,沈浩認為,小崗村最需要的是發展,但小崗村的發展必須是讓群眾長遠受益的發展,不能盲目的發展,特別是對引進的企業一定要圍繞“農”字做文章,讓群眾能從中受益。為此,他決定從三個方面著手推動小崗村的發展:一是轉變黨員、群眾的思想觀念,增強科學發展意識;二是盡快制定發展規劃,找準發展路子;三是改善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為轉變少數村民“小富即安”甚至“不富也安”的思想,沈浩及時組織村干部、“大包干”帶頭人等到華西、大寨等名村參觀學習,回村后開展“小崗怎樣快發展”討論,尋找差距,統一思想,轉變觀念,增強加快發展的緊迫感?!按蟀伞睅ь^人嚴金昌常說,以前的小崗人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睡大覺,捧著“第一村”的金招牌還富不起來,是沈浩讓我們開闊了眼界,轉變了觀念,找準了發展路子。

小崗村群眾的發展熱情被激活了,沈浩立即和村“兩委”班子帶領群眾認真研究制定發展規劃,確立了“調整產業結構,發展特色農業;加快設施建設,發展旅游業;跳出小崗求發展,著力辦好工業園”的發展思路,并制定了詳細的工作任務和目標。2004年,村里依托已有的80畝葡萄示范園,成立“優質葡萄種植協會”,聘請農技專家傳授栽培技術,通過黨員的示范帶動,壯大了葡萄特色產業,還辦起了葡萄文化旅游節,現在,小崗村有90%的農戶種植葡萄,面積達600多畝,人均增收2000元。2005年,村里引進糧油食品發展有限公司,采取“訂單”方式,與村民簽訂小麥種植、收購協議,并積極吸收村民到企業務工,村集體每年也可增收10萬元。幾年來,鳳陽縣小崗鋼構有限公司、滁州市楊帆醫療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合肥禾味食品有限公司等一批企業相繼落戶小崗,促進了小崗村快速發展。

作為“全國十大名村”之一的小崗村,每年到村里參觀考察的游客絡繹不絕。如何做好旅游文章、增加村民收入成了沈浩心里常??紤]的問題。他多次召開村“兩委”和群眾代表會議研究旅游開發事宜,多方爭取建成了“大包干紀念館”,并依托紀念館和農家茅草屋、村民文化廣場等旅游休閑景點,拓展旅游項目,開發旅游產品,創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村民吳廣德在沈浩的幫助下率先賣起了花生、黑豆、麥粒脆餅等旅游小食品,每天凈收入100元以上,群眾看到了甜頭,自發地做起小買賣,還辦起了“農家樂”旅游,為游客提供娛樂、食宿服務。

為提高小崗人的生活質量,沈浩多方籌措資金,不斷完善基礎設施。修通了村級水泥路,對村莊進行綠化、亮化;修復了自來水和廣播電視等設施;興建了黨員活動室、衛生服務中心和檔案室;翻蓋了122戶房屋,48戶村民搬進了住宅新區。物質生活上去了,村民對文化教育提出了新希望。為鼓勵村民做好下一代的教育培養,在沈浩的提議下,村里專門設立“教育基金”,哪家孩子考上大學,??篇剟?000元,本科獎勵5000元。在村里組織開展“好婆婆、好媳婦、文明示范戶”評選活動,組建了腰鼓、花鼓表演隊,興建了圖書閱覽室、文娛活動室,每周還用黨員現代遠程教育設備在村民文化廣場放起了露天電影。去年夏天,當村民圍坐在廣場觀看北京奧運會開幕盛況時,都說:“還是沈書記想得周全,還是這樣聚在一起看熱鬧!”小崗村得到快速發展,2008年,小崗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6600元,是2003年的2.87倍。小崗村黨委副書記李夢元說:“他心里裝著小崗,一門心思讓村子富起來?!?/span>

群眾沒想到的他都能想到,他就是我們的親人”

沈浩牢記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心里始終裝著群眾,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辦群眾之所需。沈浩來小崗時,小崗有兩個村民組,其中一個是東南面的大嚴村民組,村民住房條件相對較差一些。2005年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勞累一天已經休息的沈浩,想起了大嚴村民組徐慶山家的房子是危房,趕緊撐著雨傘沖進大雨中,由于泥路濕滑,鞋子掉了,他干脆脫掉鞋子,赤腳來到徐慶山家,動員他趕快搬出去,直到把徐慶山安排好住處才安心。此后,抓緊改造危房就成為沈浩給自己定下的一項緊迫任務。當沈浩得知國家對“三農”投入的資金在增加,敏銳反應,立即爭取補助資金改建村民住房,2005年底,在小崗村的東南方,四幢兩層小樓房的生活區拔地而起。2006年春節前,包括徐慶山在內的26戶農民,都住進了上下兩層160平方米的樓房。五保戶韓慶江患有嚴重的哮喘病,沈浩知道后,及時帶他住院治療,并預付了醫藥費用,韓慶江在醫院住了38天,哮喘病得到了有效治療。老韓現在小崗鋼構廠當門衛,一個月能掙500多元錢,小日子過得很滋潤。他感嘆地說:“我能有今天,多虧了沈書記!”在小崗村,村民們流傳這樣一句話——“有困難,找沈浩”。 困難戶韓德國的孫子剛出世,母乳不夠,家里又買不起奶粉,沈浩知道后,從自己口袋里掏出1000元錢送去。關友林全家6口人,4個智障,生活十分困難,沈浩對關友林特別照顧,逢年過節都要給他家送去慰問金和年貨,就連他家的被子、衣服都是沈浩送的。村民殷廣勇妻子癡呆,一家四口人住著破房子,生活很苦。沈浩第一次到他家就掏出200元錢給殷廣勇,并給他們家照了一張全家福。大包干帶頭人關友章的遺孀毛鳳英老大娘病得較重,沈浩知道后,及時把她送到醫院,跟院長說:“老人不容易,盡管給她治療,賬我來結?!贝蟀蓭ь^人關廷珠的遺孀、86歲的邱世蘭老大娘拄著拐杖說:“這拐杖就是沈浩回省城給我帶來的,說碰到我時發現那根壞了,怕我跌倒了?!鞭r歷2007年三十的早上,沈浩一開門,發現邱世蘭坐在門前,以為她有什么難處,忙問什么事?老大娘說要請他吃年飯,沈浩一顆懸著的心落下了,但又不忍心打擾,連說算了算了,大娘卻不依不饒:“二十多年來,我頭一回請村干部吃飯,不去那可不行?!泵鎸Υ竽锏囊黄媲?,沈浩很感動地吃了這頓極其難忘的年飯,它飽含著一位年邁的小崗老人對沈浩的真心厚愛和最高褒獎。那天晚上9點多,沈浩才趕到合肥,家里人一直在等著他吃年飯。村干部趙家龍說:“沈書記的房門始終是敞開的,連晚上也不關,群眾有事找他,隨時都可以直接進到房間。他重情重義,能把一顆心捧給別人,沒一點個人計較?!贝蟀蓭ь^人嚴立華這樣評價他:“沈浩事事想著群眾,考慮得周到細致,群眾沒想到的他都能想到,他就是我們的親人?!?/span>

他有闖勁、有本事,這樣的領頭人我們打心眼擁護”

2008年9月30日,在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夕,胡錦濤總書記來到小崗村實地考察農村改革發展情況??倳浺暡煨彺搴?,對小崗村的變化給予了充分肯定,對小崗村的改革發展提出了殷切希望,這激發了小崗村更大的發展熱情。為認真貫徹落實總書記講話和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精神,市縣鄉經過充分調研,提出把小崗村建設成現代農業的示范村、制度創新的實驗村、城鄉統籌的先行村、文明和諧的新農村“四型村”戰略目標,沈浩帶領全村人民凝心聚力,銳意進取,走上了小崗村改革發展的新階段。

在沈浩的帶領下,小崗開始探索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實行規模經營。但作為農村改革的試驗田,過去小崗村以大包干而著名,現在搞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是否意味著否定了以前的成績?一些人的質疑和不理解,讓沈浩擔負著巨大壓力。為了小崗的大發展,他必須頂住壓力。沈浩說:“過去分田搞大包干是改革,現在搞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也是改革,都是順應時代發展的趨勢!”為優化資源,他引導農民把土地以每畝500元的價格租出去,并建立起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中心,有3000多畝土地承包經營權實現流轉,土地的收益大幅度提高。大包干帶頭人關友江介紹,正是加快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步伐,保證了招商引資企業的順利進駐,讓小崗村的土地煥發出新的活力。

2009年,小崗村的發展又結出了新的碩果,先后引進美國GLG集團到村發展甜菊糖生產加工,建設2000畝甜葉菊育種基地等十多個項目;引進從玉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到村建設1萬畝現代蔬菜生產基地;引進深圳普朗特集團到村建設生態農業園;引進“天下一碗”米線食品企業到村投資設廠;引進鳳陽瑤海集團與鳳陽國家糧食儲備庫聯合投資到村發展物流倉儲和糧油加工。目前,這些項目都已經簽訂了協議,多數已開始建設。

一個個企業的落戶,無不凝聚著沈浩的心血和汗水,在GLG和從玉菜業項目建設中,沈浩帶領小崗人創造了“小崗速度”:在GLG項目土地征用過程中,小崗人僅用三天時間,遷墳204座,建起公墓一處。在從玉菜業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中,小崗人半天完成遷墳54座。GLG 集團負責人王倩感慨地說:“他帶領小崗人開始了新一輪的改革,我佩服沈書記的闖勁!只有他才能帶領小崗人創造出這樣的小崗工業速度,只有他才有這樣勇闖市場的膽魄!”

在帶領村民推進小崗發展的實踐中,沈浩深深感到人才匱乏對小崗村發展的制約,他積極創新農村人才制度,以優惠政策創造性地從安徽科技學院引進三名大學生,來到村里種植雙孢菇。第一批來到小崗村的大學生苗娟現在已是團縣委副書記、村黨委副書記,她說:“是沈書記把我們吸引來的?!泵缇甑葎摌I大學生帶動村民建起了179個蘑菇大棚,今年每棚利潤達7000元,創業大學生們還和種植戶共同成立了“小崗村利民食用菌合作社”,聯合農民共同應對市場,大大提高了種植戶的收益,得到村民的稱贊,沈浩緊緊抓住這個契機,積極引導村民成立了資金互助合作社、養雞協會、養豬協會等,促進農民們共享資金、技術,共同開拓市場、分擔風險,村民在互幫互助中實現了共同富裕。這些創新舉措,使小崗村的發展充滿生機和活力?,F在提起沈浩,大包干帶頭人嚴宏昌就說:“黨的政策好,干部的作風也好了。沈浩來小崗村后,小崗的變化很大,要是基層干部都像沈浩這樣,群眾就省心了?!痹鴵芜^村支部書記的大包干帶頭人嚴俊昌,打心眼贊成這位年輕的村書記:“他有闖勁、有本事,這樣的領頭人我們打心眼擁護?!?/span>

他很能吃苦,就和我們一個樣”

沈浩牢記“兩個務必”,始終保持艱苦奮斗、清正廉潔的優良傳統和政治本色。他不怕吃苦,不辭辛勞,帶領小崗人民苦干實干,艱苦奮斗;他生活簡樸,勤儉節約,從不講究吃喝穿戴,一件羊毛衫穿得很舊,還舍不得扔掉;他嚴于律己,廉潔奉公,模范遵守黨員干部廉潔自律的各項規定,不斷健全村級各項規章制度,著力加強農村黨風廉政建設。沈浩到村后了解到村民意見最大的就是村組道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在上級支持下,村里多方籌資開始修建村組水泥路。嚴金昌回憶說,一開始修路的工程打算對外招標,報價最少的也要四五十萬元,沈浩召集村民開會算細賬,感到承包給工程隊花錢太多,決定由村里租機械、聘請技術人員,帶領村民自己干,不僅能省錢,還能讓村民參加修路掙些工錢。修路期間,沈浩天天泡在工地上,自己當小工,扛水泥、拌砂漿,由于沒有經驗,用手捧水泥,手被燒爛了也沒叫一聲苦。路修好了,大伙一合計,村里節約了近20萬元。

以前的小崗村對外交通很不方便,到縣城還要繞過鎮里走上40多公里路,道路還是十幾年前修的,路面坑坑洼洼。為解決“出行難”的問題,沈浩打算修一條小崗村直通省道307線的快速通道。當時,許多人都認為根本不可能——因為要跨過京廣鐵路修一座高架橋,為一個村修公路讓火車停下來,豈不是天方夜譚?然而沈浩沒有放棄,他一次次奔波于鐵路和交通部門,不辭辛苦,不怕碰壁,硬是用誠心感動了人家,把項目跑了下來,2008年6月底,小崗村快速通道正式通車,村民出行路程比原先縮短20多公里。

沈浩把小崗村的路修好了,村民的房子建好了,村里村外治理的像城里一樣。而6年來,他對自己嚴格要求,始終住在村里一間20平方米的簡陋平房內,“他一直住在那間房子里,連一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衣服都放在床上和椅子上。每月交600元錢在村民馬家獻家搭伙?!标P友江說,他看著沈浩生活條件簡陋,幾次喊沈浩去他家食宿,都被沈浩婉言謝絕:“我一個人,怎么都好湊合,不能打擾你們一大家子!”與合肥舒適的小家相比,沈浩在小崗的所有條件太艱苦了。妻子來看他,見到這樣艱苦的條件,難過得流下眼淚。小崗村黨委書記金喬說:“沈書記特別能吃苦,有時在村民組工作來不及回家,走到哪都能將就吃一點,即使遇到剩菜剩飯也不在乎,端起來就吃,村民都很感動,都把他看成自己家里人?!敝赂荒苁謬赖掠颜f:“沈浩在我們小崗從沒有把自己當外人,他和我們一起吃住,一起干活,就和我們一個樣?!?/span>

他是累倒在小崗村的,請讓我們給他立座雕像”

沈浩黨性觀念、組織紀律性強,對黨的事業無限忠誠,無私奉獻,甘愿舍小家為大家,不計個人名利,把青春和生命都獻給了小崗。省財政廳辦公室主任朱長才與沈浩是銅陵財專校友,他回憶說,沈浩在校期間,就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曾先后獲得“省級三好學生”、“ 優秀學生干部”等榮譽稱號,畢業前又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到省財政廳工作后,沈浩養成了開拓創新、勤于思考、吃苦耐勞、甘于奉獻的工作作風,并且很快成為機關業務骨干。2003年底,按照省委的部署,財政廳要選派一名優秀干部到鳳陽縣小崗村任職,廳黨組立刻想到了沈浩,找他談話時,他二話沒說就爽快答應了。當時,同事們都擔心,他上有80多歲的老母親,下有正在上小學的女兒,妻子在銀行工作還十分繁忙,長時間到基層去,家里怎么辦???可沈浩什么也沒有說,克服了種種困難,安頓好家里事情后,及時趕到小崗村,在小崗,他是沒日沒夜地干。由于妻子工作十分繁忙,自己又長期照顧不到家,夫妻倆不得不放棄合肥良好的學習條件,把女兒送到老家蕭縣讀書,這也是他感到對女兒最愧疚的。沈浩還十分孝順,在他去小崗村之前,每年春節放假總是回老家陪母親過年,可到小崗村后,他每年年三十都堅持先陪五保戶、孤寡老人,然后再趕回去和家人團聚。村民杜永蘭說:“他在小崗村6個年頭,幾乎天天都在為村里忙,哪一年都是大年三十才回家,年初二就趕回來,這樣的好干部哪里找!”

2007年初,安徽省第二批選派干部到村任職工作就要結束了。用三年時間向黨組織,向小崗人民交了一份滿意答卷,與小崗人朝夕相處并為小崗村發展做出特殊貢獻的沈浩,就要回省城了。此時,如果他回到省城機關,將會把基層鍛煉形成的好作風帶回機關,更好地為黨和人民服務。而且從家庭考慮,他也應該盡快返回,年近九旬的老母親望眼欲穿地盼他歸來,辛勞的妻子多么渴望他回家團聚,女兒的學習十分需要父親的點撥和照料。每想到這些,他恨不得插翅飛回合肥。然而,大包干帶頭人嚴金昌說:“在沈書記完成三年選派任務前夕,我們就決定向組織建議把他留下來?!?2006年底,98戶農民像當年搞“大包干”那樣,按下鮮紅的手印,到省委選派辦和省財政廳要求沈浩繼續留在小崗村工作,帶領大家再干三年。面對小崗人莊重而珍貴的紅手印,組織上很慎重,充分征求沈浩本人意見,沈浩十分矛盾,畢竟家里有很多困難,再干三年,感到對不住家人,家里也未必同意。但是,面對98顆鮮紅的手印,面對組織的殷切期望,特別是小崗村剛剛步入發展的正軌,他實在難以割舍。經過痛苦抉擇,沈浩決定為了“小崗”,犧牲“小家”。他說:“在小崗待了三年,習慣了。再留幾年,與大伙兒再努力干幾年,小崗村未來發展的基礎應該更扎實?!?/span>

到2009年12月,沈浩在小崗村第二個任期就要結束了。越臨近這個時間,小崗村民心情越矛盾,想繼續挽留他,但考慮他長期遠離家庭又于心不忍,為了小崗村的發展,他們還是再次按下186顆紅手印……在沈浩去世的三天前,大包干帶頭人嚴金昌對他說:“沈書記,現在三年又到期了,我們還想留你再干三年?!鄙蚝菩χf:“我不走了,永遠在小崗干了?!闭f到這,嚴金昌老淚縱橫:“沒想到他真的永遠留在了小崗?!鄙蚝频母绺缟蛎魅逭f:“沈浩中秋節回家時跟我講,‘小崗的發展已邁上了快車道,如果組織要我再留下,我一定愿意帶領小崗人民再大干幾年,把農村改革第一村建設成全國的強村、富村!’”

沈浩,就像一位不知疲倦的跋涉者,開拓進取的步履一刻也不曾止歇。直到沈浩去世,他的案頭還擺放著一張《小崗村近期重點工作責任分解及完成時限表》:科學發展觀學習及組織建設、小崗村敬老院工程、GLG用地遺留問題的處理、從玉菜業奠基儀式籌備及遺留問題處理、村莊整治等12月30日前完成以及堅持常抓不懈的11項工作……小崗村黨委書記金喬說:“前段時間,沈書記和我說他近來胸口悶,等有時間到我愛人所在的醫院去查一查,可是一直都沒有時間,沒想到他就這樣離開了,他是累倒在小崗村的,村民們都積極請求給他立座雕像?!?/span>

群眾的認可是對你最大的褒獎”

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獎銀獎不如老百姓的夸獎。沈浩在各級黨組織特別是選派單位省財政廳黨組的大力支持下,扎根基層,埋頭苦干,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科學發展觀,他獲得了黨組織的肯定,贏得了老百姓的擁護。2008年9月30日,胡錦濤總書記在視察小崗村時,當得知沈浩是由村民自發按手印留下來連任五年的,連聲說好,并勉勵他:“群眾的認可是對你最大的褒獎!”沈浩的工作得到了各方面的認可,2007年,被省委組織部評為全省優秀選派干部標兵;2008年,先后被中國村社發展促進會授予“全國百名優秀村官”稱號,被授予安徽省改革開放“三十人三十事”先進個人,同時,在由中國農村雜志社、農民日報社等10多家中央新聞單位主辦的“2007年全國農業十大新聞暨第七屆農村基層干部十大新聞人物”評選中,獲得唯一的“特別獎”;2009年,被第九屆全國“村長”論壇組委會授予“優秀村官特別獎”。最讓沈浩欣慰的還是組織的肯定,小崗村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如今,沈浩雖然走了,但他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鳳陽縣委書記馬占文在沈浩到小崗村以后,一直和他聯系緊密,在工作中結下深厚友誼,這些天來,每提到沈浩在小崗村的工作都不禁潸然淚下,他動情地說:“沈浩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他人雖然走了,但他的精神永遠激勵著小崗人民、鳳陽人民,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2009年11月8日,沈浩同志追悼會在縣政府禮堂舉行。巨幅唁聯“兩任村官嘔心瀝血帶領一方求發展,六載離家鞠躬盡瘁引導萬民奔小康”格外醒目,小崗村數百位村民自發從20多公里外趕來,見到遺像不少村民泣不成聲。72歲的大包干帶頭人嚴立坤臥病在床,不顧勸阻,硬要家人把他攙扶到縣城,要見沈浩最后一面,他激動地說:“沈書記他人好、干得也好!我怎么能不來送送、見他最后一面呢?”邱世蘭邊抹眼淚邊用手中的拐杖把地搗的咚咚響:“我老了沒用了,要能用我的命把這好孩子換回來就好了!”從追悼會場到殯儀館沿途數里,成百上千的群眾肅立路旁,灑淚泣別?!吧驎浺宦纷吆谩?、“沈浩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沈浩永遠和小崗人民在一起”……人們手中的一幅幅白紗黑字的條幅寄托著對沈浩的崇敬與哀思?!吧蚝?,回家吧!”“爸爸,你說話不算數,你不是說年底回家的嗎?”在沈浩遺體告別儀式上,沈浩妻子王曉勤和女兒沈王一的聲聲哭喊讓在場的干群無不潸然淚下。他雖然沒有回到他溫暖的小家,但他已融入了一個用大愛筑就的“大家”。

當沈浩骨灰在上千名干群的護送下回到小崗村時,前來為沈浩同志送別的群眾,把道路兩邊圍得水泄不通。目光隨著靈車而動,眼里飽含著淚水,不忍永別。小崗的村民在流淚,趕過來的七里八鄉的群眾在流淚,忙著用相機、攝像機記錄這一切的記者們也在流淚。計劃在小崗投資的博園園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錢文雅從深圳趕來,在沈浩墓前泣不成聲,她原本和沈浩約好到合肥辦理項目落戶小崗有關手續的……小崗村黨委書記金喬說:“沈書記留下的工作,我們村‘兩委’干部要帶領群眾繼續干下去!”

沈浩永遠離開了他所鐘愛的事業,離開了他所深深摯愛的親人、朋友和同事,他一串串不平凡的足跡,一件件感人至深的業績,生動詮釋了一名新時期共產黨員的崇高境界。他忠于黨的事業、踐行科學發展觀的政治品質,心系群眾、服務人民的公仆情懷,銳意改革、勇于開拓的創新精神,扎根基層、勤奮敬業的務實作風,舍己為公、無私奉獻的崇高境界,嚴于律己、清正廉潔的高尚品德在群眾心中樹起了一座豐碑,激勵著我們不斷前進。我們要以沈浩為榜樣,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七大和十七屆四中全會精神,努力推進科學發展、加快安徽崛起,全力促進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



[1]摘自:云南日報。

[2]摘自:全國黨建網站聯盟。

  

共產黨員身份永不退休
——探尋楊善洲的人生觀
記者 姜 潔

  
  “是什么支撐著楊善洲以畢生精力堅守共產黨員的精神家園?”云南省原保山地委書記楊善洲的感人事跡在大江南北傳頌的同時,人們禁不住要問。
  再次探訪楊善洲生前的親朋好友,聽他們細數老人生前的一個個故事,不難發現:楊善洲有著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堅持共產主義人生觀,一直以共產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未改變。

  
“共產黨員說話算數,不能糊弄群眾”

  
  時隔60年之后,施甸縣的許多群眾依然對當年楊善洲“重病赴會不失約”的故事津津樂道。
  1951年9月,楊善洲在原保山縣西南鄉搞土改。一次,他與籬笆寨、甘蔗地的群眾約定開會,可到了約定時間,天卻下起了大雨,楊善洲又感染了瘧疾,高燒不退。同事們勸他讓其他同志代為開會。但楊善洲不同意:“我和當地群眾已經約好了,不能失信于民!”他叫同事們扶他走了6公里泥爛濕滑的崎嶇山路,來到籬笆寨、甘蔗地。
  “老書記經常說,共產黨人說話算數,不能糊弄群眾。他這輩子,向來是說到做到!”曾與楊善洲共事多年的施甸縣原縣委書記楊嘉賓感慨地說。
  把信守承諾作為共產黨員的一個起碼標準來要求自己,是楊善洲的人生信條。退休后上大亮山種樹,也一樣是為了履行諾言。楊善洲曾這么解釋自己種樹的原因:“在黨政機關工作多年,因工作關系沒有時間去照顧家鄉父老,他們找過多次我也沒給他們辦一件事。但我答應退休后幫鄉親們辦一兩件有益的事,許下的承諾就要兌現。至于具體做什么,考察來考察去還是為后代人造林綠化荒山比較現實?!?br/>  為了這句承諾,楊善洲把自己退休后的22個春秋獻給了大亮山,每天起早貪黑,把荒山建成了蒼翠的綠洲,不求一分錢的回報。他無怨無悔,因為他早就把“說話算數”四個字深深地刻進了自己的心里,并心甘情愿一輩子奉獻不止。

  
“共產黨員不要躲在機關里做盆景,要到人民群眾中去當雪松”

  
  楊善洲有句口頭禪:“共產黨員不要躲在機關里做盆景,要到人民群眾中去當雪松?!苯o楊善洲當過11年秘書的祝正光印象最深的,就是楊善洲時常和農民群眾一起下地干活,“每次下鄉,他都把鋤頭帶在身邊。那時他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基層,他常說,與農民群眾一起勞動是了解基層、了解農民疾苦很重要的方式,和農民在一起了解到的情況最真實?!?br/>  施甸縣委宣傳部退休干部孫中惠給記者講了當地流傳很廣的“縣委書記被當成老農”的故事。1965年的一個早晨,天麻麻亮,一個頭戴竹葉帽、腳穿草鞋的矮個子出現在施甸縣某人民公社:“請問你們公社的領導在哪里?”
  見來人一身農民裝扮,接待員答:“領導不在!”來人聽了沒作聲,轉身下了村子。過了約好的時間,公社領導仍然沒見到縣委書記。一打聽,原來接待員把縣委書記當成老農給打發走了!
  這位縣委書記就是楊善洲。因為一直保持著淳樸的農民本色,楊善洲被百姓親切地喚作“草鞋書記”。保山當時下轄5個縣,每個鄉、村都留下楊善洲的足跡。

  
“作為共產黨員,不能光想自己,要時刻牢記使命”

  
  在許多人看來,楊善洲似乎不愛錢,甚至以“貧窮”為榮——
  從1951年工作到去世前,楊善洲攢下的錢還不足1萬元;他拒絕了綠化大亮山應得的高額提成和獎勵,還把市里給他的20萬獎金捐出了16萬,僅留下4萬元給老伴養老;一直到2006年前,楊善洲才在老家新蓋了一棟磚瓦房。
  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楊善洲認為自己的使命首先是為人民群眾服務,其次才是自己。于是,他在退休后毅然拒絕了搬至昆明安享晚年的邀請,執意回到家鄉義務植樹造林,每月僅領取70元的生活補助。20多年之后,大亮山80個大山頭、180個小山頭全部被郁郁蔥蔥的森林覆蓋;大亮山周邊共有4個行政村解決了人畜飲水問題,6個行政村解決了公路交通問題,8個行政村解決了生產生活用電問題。在楊善洲的不懈努力下,大亮山的群眾們終于過上了致富的好日子!
  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楊善洲依然對自己的使命念念不忘:“我只是在盡一名黨員的職責,只要活著,我就有義務?!?/span>

  (來源:人民網)

  


  楊善洲 常算民心大賬

  記者 姜潔

  編者的話:在一般人眼里,領導干部下鄉吃飯忘記付賬,是件再小不過的事了,可楊善洲卻不這么認為?!安磺啡罕娨环皱X”的觀念,牢牢貫穿了楊善洲的一生。在他心目中,領導干部絕對不能搞特殊化,不僅要算飯費那幾塊錢的小賬,更需要算的是共產黨員的作風賬。
  
  關于楊善洲花路費結飯費的故事,一直在云南保山廣泛流傳。
  那是1984年的夏天,楊善洲帶著駕駛員和秘書蘇加祥一起到龍陵下鄉,晚上縣委書記汪金耀在縣委機關招待他們吃飯,吃的是一碗蘿卜燉排骨、一碗蒜苗炒蘿卜和一碗白菜。吃完飯,蘇加祥去結賬時,汪金耀說:“不用結了,我請客?!笨吹酵艚鹨荒樥\意,蘇加祥就再沒堅持。
  第二天,三人坐車翻過高黎貢山,驅車60多公里,來到潞江壩的惠通橋。天氣炎熱,三人下車找水喝。楊善洲拿著杯子,順口問道:“小蘇,昨天的伙食費多少錢?”蘇加祥說:“6塊5毛錢?!?br/>  楊善洲從兜里掏出6塊5毛錢給蘇加祥。蘇加祥說:“汪書記堅持要結賬,所以我沒付錢?!?br/>  楊善洲聽了沒吭聲。過了一會兒,他對駕駛員說:“徐師傅,給小蘇買張去龍陵的公共汽車票,讓他回去把伙食費交了?!?br/>  天色已晚,蘇加祥坐上回龍陵的車已經是晚上7點鐘,到龍陵縣城已經晚上10點了。他連夜找到了汪金耀,把6塊5毛錢交到他手上。汪金耀拿著錢,感嘆地說:“這個楊書記,做事情真是太頂真了,一分一毫都不能差!”
  第二天中午,楊善洲見到了付賬歸來的蘇加祥?!百~結了吧?”蘇加祥有點想不通地說:“結了。書記,伙食費才6塊5毛錢,可來回的路費就花了22塊錢,住宿又花了10塊錢,是伙食費的好幾倍,多不劃算??!”
  楊善洲語重心長地說:“小蘇,賬不能這樣算!我們下鄉,這里吃一頓、那里吃一頓,擦擦嘴巴、拍拍屁股就走了,最后這些賬還不是攤到老百姓的頭上?這個風氣千萬不能開頭??!”
  多次采訪楊善洲先進事跡的云南日報社記者程三娟說起了楊善洲早年的一段經歷。那是1952年,楊善洲在保山縣六區(施甸)區委工作,任土改小組長。他在西南鄉石頭寨住了半年多,吃住在當地的安家和李家。就在回保山培訓的頭天晚上,楊善洲從衣服口袋里掏出皺巴巴的一堆毛票遞給老安:“安大爹,這是這個月的飯錢,1天兩角,30天就是6塊錢?!?br/>  老安從中拿出兩角錢又遞回給他:“楊組長,今天的飯錢就不收了,就當我們為你餞行?!?br/>  “這怎么行,黨教導我們不能拿群眾一針一線?!睏钌浦迗詻Q推辭。
  第二天一早送行時,老安遞過來一個紙包?!斑@紙包里是兩個煮熟的紅薯,給你路上吃?!?nbsp;
  半路,楊善洲掏出紙包,打開卻發現紅薯下面壓了兩張一角的鈔票。
  這兩毛的飯錢一直讓楊善洲惴惴不安。不久,楊善洲到保山培訓期間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時,主動向組織上匯報了這件事,組織上嚴厲批評了他,要他作檢討并送回這兩毛錢的飯錢。培訓結束后,楊善洲被調到了第五區席子公社(今甸陽沙壩腳村委會)工作。到席子公社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到石頭寨去給老安家送兩毛錢的飯錢。
  席子公社距離石頭寨有近百里的山路。楊善洲一大早出發,趕到石頭寨時已經是深夜。為了不打擾已經入睡的老安一家,他蜷縮在安家門口的草垛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楊組長!你咋個會在這睡覺?趕緊進家!”老安的驚呼讓楊善洲醒了過來。楊善洲趕緊從包里拿出兩毛錢:“這飯錢你們一定要收下,不然組織上就要處分我、開除我!”
  因為擔心楊善洲同志受處分、被開除,老安收下了這兩毛錢。
  從那以后,楊善洲一直堅持不欠群眾一分錢,每當有人認為結飯錢是件小事的時候,他總是堅定地回答:“共產黨的干部不能搞特殊化,不能當白吃干部,那樣做會失掉民心!”
  看上去付的是不起眼的幾毛錢、幾塊錢的小賬,守住的卻是共產黨人最基本的工作作風;看上去是微不足道的幾件小事,卻讓楊善洲在群眾心中樹立起了兩袖清風、清正廉潔的高大形象。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有限的生命投入無限的事業
——領悟楊善洲的事業觀
記者 姜 潔

  
  在很多人看來,退休了就該好好休息了??蓷钌浦迏s在退休后繼續為事業奮斗著,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還惦記著林場的一草一木,惦記著林場群眾的林權證。是怎樣的一種事業觀,支撐著楊善洲六十年如一日地勤懇工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事業中去,視工作如生命?
  楊善洲的答案很簡單:“共產黨員就應該為社會主義事業奮斗終身。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脫離群眾,都不能損害人民的利益,要多為老百姓辦事?!?/span>

  
“喊啞嗓子不如做出樣子”

  
  許多和楊善洲共事過的干部都有一個深刻的體會:楊善洲干什么工作都喜歡親力親為,沖在第一線。他在1975年1月的工作筆記里這樣寫道:“凡是農田建設上得快的單位,都有一條重要經驗:領導上前線,親自帶著干。這是最有效的指揮。正如有的干部說:‘一天講得磨破嘴,不如自己流汗水’、‘喊啞嗓子不如做出樣子’,這個體會很實在。不然的話,指標再先進,口號再好聽,領導不下去,也是老和尚念經,自己念給自己聽,群眾是不感興趣的?!?br/>  保山地區紀委原副書記吳發啟至今還記得楊善洲買草鞋視察災情的故事:那是1981年7、8月間,昌寧某鄉一座水泥大橋被洪水沖垮。時任地委書記的楊善洲得知消息后,迅速趕到受災現場。吳發啟當時任保山地委辦副主任,也跟隨楊善洲書記一起到了現場。
  “到現場察看災情后,楊善洲轉身去了供銷社買了雙草鞋。鄉上的陪同人員和我都很納悶,他買草鞋干什么?”吳發啟告訴記者,“沒等我們張口問清楚,書記已經從供銷社走了出來,向災情事發現場趕去。到了現場,他換上草鞋,沿著被洪水沖垮的莊稼地察看農田受災情況??粗鴷浽诼^膝蓋的水里走,我和鄉上的工作人員不敢再在一旁站著,趕緊跟著他一起趟著洪水察看災情。足足走了兩公里,他才停下來,而此時,我們這些穿著膠鞋的隨行人員的腳早已經被沙石硌得苦不堪言?!?br/>  曾任楊善洲秘書的楊兆華想起和楊善洲在35年前那場地震里一起救災的故事,至今還有點后怕:“1976年龍陵地震以后,楊書記到騰沖指導抗震救災和恢復重建工作。一天,剛到一個村委會,水還沒來得及喝,幾個農民就跑來報告說出事啦,上面有一個小塘壩潰壩了,有母女倆在山坡下種玉米,被泥石流卷走了。聽說這個消息以后,老書記拔腿就往出事地點跑,我們也跟在他后面跑。到了一個地方,下面是懸崖,他一腳踩空差點掉下去。我當時在他后面,一把抓住他的皮帶。但是他顧不上危險,還是繼續往上走,趕著去看災情。后來我跟他開玩笑說那次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就成‘烈士’了?!?br/>  人們都說,越窮的地方越能看到楊善洲,越險的地方越能看到楊善洲,他這輩子一直“不要命地在做事”,身先士卒,永遠沖在最前面。因為楊善洲相信,只有這樣干工作,群眾才能信任你,群眾才會擁護你。

  
“干工作不是做給上級看的”

  
  保山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張培光至今還記得楊善洲對他說過的一句話:“我們干工作,不是做給上級看的,而是為了人民群眾的幸福?!?br/>  他給記者講了自己親身經歷的一個故事:1985年,中央領導同志來保山視察,提出“增百致富”,楊善洲及時召開會議貫徹落實,成立五個工作組,分別到五縣區進行調研,研究如何實現“增百致富”。張培光被派到騰沖組,為了完成增百致富的任務,他把往年沒有列入農民收入的那部分列入了增百致富的收入里面。楊善洲知道后,嚴厲批評了這種做法。他說:“不要湊數字,要實事求是跟老百姓算賬,要真正給老百姓帶來富裕,要幫助老百姓找到一個致富項目,幫助老百姓發展產業,工作作風要扎實,不要圖虛名?!睆埮喙庹f,這件事對他后來的工作作風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保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楊習超曾與楊善洲共事多年。在他的眼里,楊善洲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共產黨人,不圖虛名,不要表揚,最關心的是人民群眾的切實利益。在1987年地委召開的地縣鄉三級干部會上,楊善洲說:“領導干部看問題、想問題、做事情都要全面,不要只盯著萬元戶,也要看到貧困戶。我們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不能讓困難戶掉隊,要幫助這些群眾?!焙髞?,地委就出臺了《保山地區關于加快貧困地區發展的意見》。
  楊善洲特別注重機關作風建設,反對公文旅行。楊習超記得:“他有一次開會說,最近有些歪風不能繼續下去了,地委行署就在一個院子里,門挨著門的,一步路的事情,文件從這里到那里送一下就可以了。但我們的部門之間卻老死不相往來,文件都要送到收發室,在那里擺幾天,再送到郵電局,在那里又擺幾天,最后又回到機關大院。這是衙門作風、官僚主義,必須要改!”在他印象里,那是楊善洲用極少有的嚴厲口氣批評大家,后來這種現象果然得到了有效地遏制。

  
“干任何事首先要贏得民心”

  
  熟悉楊善洲工作風格的人都知道,他在保山地委工作期間,推廣新技術都喜歡先辦樣板、樹典型,找一個地方搞試驗,等成功了再推廣,而不是搞大呼隆、一哄而上,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
  施甸縣委宣傳部原部長孫中惠告訴記者:“楊善洲書記對我和我們這一代人影響最大的是他的工作方法。我1964年畢業后曾在施甸縣委宣傳組工作。由于50年代末期浮夸風盛行,群眾對各級干部指導生產的能力不信任,加上三年困難時期的自然災害,群眾的生產生活比較困難。楊書記在1964年的三級干部會議上說,他要以辦樣板樹典型的工作方法來指導群眾、帶動群眾、影響群眾?!?br/>  孫中惠記得,當時縣委在甸陽鎮羅街建起了40畝的樣板田,引進了“稻麥雜交”和“西南175”兩個高產品種。由于試驗田靠近城郊的大路邊,從栽插一直到收割都做給群眾看,現種現割現收現脫?,F場計算產量,甚至架起鍋現場煮給農民吃。群眾直接感受到這兩個新品種在產量、口感上的優越性。通過典型示范,群眾打消了疑慮,之后的幾年,在保場、董家村、迎將村這兩個品種推廣種植達上萬畝。
  “這則事深深教育和影響了我后來的工作方法,就是做群眾工作首先要贏得民心,要用群眾看得見摸得著的事例來教育和影響群眾,千萬不能亂干硬上、違背民意。幾十年來我照著楊書記的這種工作方法去指導工作,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睂O中惠說。
  云南省原副省長黃炳生曾與楊善洲共事多年,他說:“楊善洲跟我講過一件事,保山要發展蠶桑,但那時候糧食比較困難,盡管補了錢,農民還是不想種,還是把苗丟了,所以首先要讓農民接受,不要先補這個補那個,效果不大。這對我之后制定政策有很大的啟發?!?br/>  楊善洲曾說:“群眾的任何小事都是事關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馬虎?!闭蛉绱?,他堅持把為人民服務當成自己的畢生事業,用實實在在的行動贏得了人民的尊重、愛戴和擁護。

  (來源:人民網)

  

  


  “善洲書記在窩棚住了9年,這是他在山上的家?!苯庹f員輕聲說。來自云南各地的黨員干部,在窩棚前駐足沉思,心靈受到震撼與洗禮。

  窩棚所在的大亮山,昔日一片荒涼,而今森林莽莽。這是原云南省保山地委書記楊善洲退休后的全部心血,一名純粹共產黨人的本色見證。

  不搞形式——“一天講的磨破嘴,不如自身流汗水”

  “過去深陷文山會海,工作有時空對空,對黨的事業不僅沒有實質意義,有時甚至幫倒忙?!痹颇鲜∥N?、組織部長劉維佳對這個問題深感苦惱。

  如何克服形式主義?在原保山地委書記的崗位上,楊善洲以實際行動做出了回答。他憑的是“務實”:“靠開會、發文件、空喊空叫,是辦不好事情的,必須帶領群眾干、干給群眾看”,“一天講的磨破嘴,不如自身流汗水?!?/span>

  上世紀70年代,保山有部分百姓不能吃飽飯。于是,楊善洲蹲點搞樣板,自己平整兩畝田,試驗“三岔九壟”插秧法。當年,樣板田畝產超過1000斤,比平均畝產高出300多斤。后來,這一插秧法在保山全面推廣。

  在一些老照片中,可以看到楊善洲拄著一根竹竿,這是他的“尺子手杖”,就是在推廣“三岔九壟”插秧法時得來的?!袄蠒浀教锢镉檬终纫涣?,數數秧苗棵數,就知道秧插得好不好?!睏钌浦奚磉叺墓ぷ魅藛T楊兆華說??吹接行┭砻绮宓貌缓?,老書記就脫掉鞋子、卷起褲腳,直接下田栽給村民看。

  在“尺子手杖”丈量下,保山水稻單產穩步提高,躍居云南首位。保山成為全國有名的“滇西糧倉”。如今,“三岔九壟”插秧法仍在沿用。

  不講官氣——“放下官架子,甘為鋪路石”

  “以前我覺得,有些官架子才能震得住人,工作才推得動,所以說話口氣難免有些高高在上?!笔┑榭h一名基層干部說。

  他坦言,如果遇到楊善洲書記,這種做派肯定會被批評。楊善洲常說:“放不下架子,是干部太把自己當回事;吃著公家飯,就要為群眾服務?!睏钌浦迣懴逻@句“座右銘”:放下官架子,甘當普通人,不做救世主,甘為鋪路石。

  時至今日,每當在鄉間小路上看到牛糞,老農技員楊國才就會想起“胞衣種子”。那時保山推廣良種技術,楊善洲經常卷起袖子,先用手將牛糞揉成小團,再將麥種揉入牛糞團內,教大家做出苗快的“胞衣種子”。

  “有干部嫌牛糞臟,不愿意動手,老書記就說放下架子才能干出活計?!睏顕耪f,經常下鄉的老書記,與農民沒有兩樣,頂個草帽,穿雙草鞋,碰到插秧就插秧,遇到收稻就收稻,老百姓都叫他“草鞋書記”。

  有次楊善洲下鄉,看到一戶人家的咖啡樹長得枝繁葉茂,交談得知這家人每年賣咖啡的收益達5000元。發現這個致富門徑后,楊善洲在保山大力推廣咖啡種植。如今,保山小??Х葧充N中外。

  退休后,楊善洲放棄到省城安享晚年的機會,回到家鄉施甸縣大亮山種樹。為了節約樹苗錢,他經常拎個口袋到街上撿果核。一些老同事看到笑話他“不光彩”,他說:“我就這么彎彎腰,林場就能育苗了,有什么不光彩?”

  昔日荒涼的大亮山,如今成了莽莽森林,一片生機勃勃。歷盡艱辛的楊善洲含笑九泉,他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心愿:綠了山岡,富了老鄉。

  艱苦樸素——“吃飯有個鍋,睡覺有個窩就行”

  “當領導以后,花3000塊買了一塊機械表?,F在想想,還是有些奢侈,跟老書記的儉樸作風有很大差距?!北I绞幸幻幖夘I導自我批評說。

  隨著經濟條件改善,現在不少黨員干部吃、穿、住、用更加講究,追求名牌。相比之下,楊善洲雖然身居要職,但始終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始終保持共產黨人的本色。用他的話說:“吃飯有個鍋,睡覺有個窩就行?!?/span>

  “跟隨老書記20多年,沒見他穿過一次西裝皮鞋,抽煙自己拿紙卷,吃飯就愛洋芋和竹筍?!鄙浦蘖謭隼蠄鲩L自學洪說,老書記認為公款吃喝、公車私用都是濫用職權,最容易傷到老百姓的心,所以從不“占公家便宜”。

  楊善洲女兒楊慧蘭回憶,有一次母親突發疾病,父親安排公車將母親送到醫院,后來向單位補交了車費,這是家人唯一一次使用公車。為官30余年,家人從未因為楊善洲做官得到任何“照顧”,大女兒至今在家務農。

  上大亮山種樹,楊善洲住在臨時搭的窩棚,一住9年,風雨無阻。在領導崗位上,他一心為民,不給家人謀私利,也不給家鄉特殊的照顧。退休之后,他以全部心血,帶領一班人在大亮山造林數萬畝,以此造福桑梓。

  今人重訪保山,追懷斯人,深受震撼:他是一名純粹的共產黨人。

楊善洲先進事跡[1]

堅守信念綠染大亮山
——記保山市人大代表、原保山地委書記楊善洲(上)
云南日報記者 程三娟

人們真正體會到楊善洲造林之舉的功德無量是在這場百年一遇的旱災中。

  2010年春天,已持續半年的干旱讓云南很多地方群眾的飲水變得異常困難,施甸縣大亮山附近群眾家里的水管卻依然有清甜的泉水流出,他們的水源地正是大亮山林場。近些年,隨著大亮山植被狀況明顯改善,山林的水源涵養功效得以很好發揮,附近村委會架起水管,將泉水從林場引到村里,通到各家各戶,村民再也不用為吃水犯愁。受曠日持久的干旱影響,水管里的流水較之以往細小了很多,但足以讓附近的村民心滿意足,也讓他們對楊善洲的功勞更加念念不忘:“多虧了老書記啊,要不是他,不知道現在會是什么樣子?!?/span>

  1988年3月,61歲的楊善洲從保山地委書記的崗位上退休,婉拒了時任省委書記普朝柱勸其搬至昆明安度晚年的邀請,執意選擇回到家鄉施甸縣種樹。20多年過去了,曾經山禿水枯的大亮山完全變了模樣:森林郁郁蔥蔥,溪流四季不斷;林下山珍遍地,枝頭鶯鳴燕歌……

  一位地委書記,為何退休后選擇到異常艱苦的地方去種樹?植樹造林20余年,他都遇到了哪些困難和挑戰?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他讓夕陽人生散發出炫目的光彩?

  

  “給鄉親的承諾總得兌現”

  

  “擔任地委領導期間,有鄉親不止一次找上門,讓我為家鄉辦點事情。我是保山地區的書記,哪能光想著自己的家鄉,但畢竟心里過意不去呀,是家鄉養育了我。于是我就向他們承諾,等退休后,一定幫家鄉辦點實事?!标P于種樹,年逾八旬的楊善洲這樣解釋。

  為了實現“幫家鄉辦點實事”的承諾,楊善洲把目光鎖定在施甸縣城東南44公里處的大亮山。楊善洲的家鄉就在大亮山腳下的姚關鎮陡坡村,兒時,母親常帶他到山上挖野菜、草藥等到集市上賣。原來這里林木參天,當年大煉鋼鐵時大量砍伐樹木,后來當地貧困農民又大規模毀林開荒,原本翠綠的大亮山變得山禿水枯,生態遭到嚴重破壞,周邊十幾個村寨陷入了“一人種一畝,三畝吃不飽”的困難境地?!霸龠@么下去,子孫后代的日子可怎么過?”楊善洲憂心忡忡。

  退休前,楊善洲到大亮山實地考察,家鄉的人聽說他要回來種樹就勸他:“你到別處去種吧,這地方連野櫻桃樹和杞木樹都不長?!比欢?,他還是來了,他以普通大山之子的身份帶著一顆赤子之心回來了。退休當天,楊善洲背起鋪蓋,趕到了離大亮山最近的黃泥溝。翌日,大亮山國社聯營林場正式掛牌成立,那天,他們人挑馬馱把糧食、行李搬到離公路14公里遠的打水桿坪子,臨時搭建了一個簡易棚安營扎寨。深夜,狂風四起,棚子被掀翻,傾盆大雨又不期而至,幾個人只好鉆到馬鞍下,躲過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就這樣,楊善洲帶著縣里抽調的幾個同志開始了艱苦創業。

  很多年之后,人們都還記得楊善洲初上大亮山時的情景。那時他住在用樹杈搭起的窩棚里,腳上穿著草鞋,儼然是一個放牧的老人。后來,得益于省里的資金支持,林場終于蓋了一排簡易的油毛氈房,楊善洲和工人們在里面一住就是近10年。10年后,當他們用磚瓦平房取代油毛氈房時,破敗不堪的油毛氈房已被四周的綠蔭所掩蓋。1999年11月,手提砍刀給樹修枝時,楊善洲不幸踩著青苔滑倒,左腿粉碎性骨折,但半年后他又執意爬上了大亮山。從此,他再也離不開拐杖了。

  2009年4月,楊善洲把自己用20年時間辛苦創辦的大亮山林場的經營管理權,正式無償移交給施甸縣林業局。有人算過一筆賬:大亮山林場共占地7.2萬畝,其中5.8萬畝華山松中有3萬畝已郁閉成林,按1畝地種200棵樹,一棵樹按最低價30元計算,大亮山林場的活立木蓄積量價值已經超過3億元。

  這就是一位老地委書記幫家鄉辦的實事。

   

  “沒錢買苗木,只好去街上撿果核”

   

  在楊善洲最早種樹的山坡上,我們看到了一些造型優美的大樹,很像巨型盆景?!芭杈耙悄荛L這么大就好了?!蔽液彤數匦麄鞑康耐鹃_玩笑說?!八隳阏f對了,這些樹還真是盆景移栽過來的?!彼麄儜?。???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要把大亮山變成林海,需要大量的樹苗,可沒有資金去哪弄樹苗呢?楊善洲可謂絞盡了腦汁。很長一段時間里,他每天和林工們帶上工具,到處尋找樹苗。樹苗太缺了,以至于他不得不把平時種下的幾十盆盆景也全部移種到大亮山上。這些原來擺放在家里的雪松、白梅、銀杏,從此在山上盡情地汲取雨露和養分,自由自在地生長,如今這些庭院花木都已經成為挺拔的大樹,成為裝點大亮山的一抹別致的色彩。

  最讓人震撼的還不是這些巨型盆景,而是20年前楊善洲從街上撿回來的果核,如今已經成長為一大片繁茂的樹林。

  “當時沒錢買苗木,怎么辦呢,只好去街上撿果核?!敝糁照日驹诖罅辽缴献畛醴N樹的地方,楊善洲指著一大片林子說。在資金極其短缺的創業之初,撿果核育苗栽種成為楊善洲破解苗木困局的主要途徑。每次回到城里,他就到馬路上撿別人隨意扔掉的果核,然后放到家里用麻袋裝好,積少成多后便用馬馱到山上。

  原地委書記到大街上撿別人扔掉的果核,這在當時成為轟動保山地區的新聞??墒菞钌浦薏辉诤?,林場資金緊,省一個是一個?!翱赡闶堑匚瘯洶?,在大街上撿別人吃剩的果核,大家會怎么想?”有人開導他?!澳鞘撬麄兊氖?,不花錢就能弄到種子,我覺得沒有什么不好?!彼f。

  一次在街上撿果核時,楊善洲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小伙子的自行車上,小伙子大發雷霆,沖著老人破口大罵。旁邊有人趕緊過來把小伙子拉到一邊,告訴他那位老人就是原來的地委書記。小伙子頓時傻了,他怎么都不會想到這個毫不起眼的在他看來甚至有些卑微的老人會當過那么大的官。楊善洲卻絲毫不理會旁邊發生的一切,依然低著頭自顧自地撿他的果核。每年的端陽花市是保山的傳統節日,也是果核最多的季節。每每這個時候,楊善洲就會發動全場林工,一起到街上去撿果核。如今一個個小小的果核,都已在歲月輪回中演變成為一棵棵枝繁葉茂的果樹。

  “正是因為有老書記帶著干,我們才能在那么艱苦的環境中一步步挺了過來?!绷謭龅墓と苏f。

  20多年前,初上大亮山的楊善洲頭發只是灰黑,如今卻已滿頭飄雪……

   

  “黨員的身份永不退休”

   

  大亮山林場帶給當地群眾的好處隨著時間推移逐漸顯現和顯著起來。

  創辦林場之初,省林業廳、財政廳給大亮山林場撥付了100多萬元,對楊善洲造林之舉給予支持。當時,需要用錢的地方實在太多,慎重考慮后,楊善洲用這筆錢在大亮山修了一條18公里的林區公路,架起了5公里長的高壓線,蓋了一排簡易的油毛氈房,并擠出7萬元為附近的四平寨通了電。通路、通電為植樹造林奠定了基礎,也大大推動了當地群眾發展生產、改善生活。

  大亮山林場最顯著的社會效益表現在有效解決了當地群眾的人畜飲水難題。場長董繼軍告訴我們:“林場現在承擔著3個鄉鎮11個村委會70個村民小組2.5萬人的飲水供給任務和兩個糖廠的蔗區灌溉任務?!?/span>

  我們來到了距離大亮山林場20多公里的陡坡村大柳水自然村,楊善洲就出生在這里?!靶轮袊闪⑶?,因為飲水太困難,這里的村民婚喪嫁娶,用水都要納入人情簿子?!崩蠒浾f??墒?,走家串戶后,我實在難以相信這個地方曾經飲水困難到那種程度,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各家各戶都通了自來水管,擰開開關就有清泉汩汩流出。

  大亮山林場采取的是“國社合作”營運模式,即由村社集體為單位出林地,由國家進行植樹造林,產生的經濟利潤按一定比例雙方分成?!斑@些年,大亮山林場都只是進行撫育型間伐,帶給當地老百姓的經濟效益不是很明顯。2006年到2008年,林場共支付給村集體4萬多元的分紅?!倍^軍說。2006年,林場建起了一所木材加工廠,加工撫育間伐的林材。到2008年3年間,林場共支付給當地村民間伐林木、加工林材的勞務費超過了36萬元。

  不久前,施甸縣政府用大亮山林場做抵押,貸款1.7億元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其中1億元已經支付到位。

  發端于大亮山林場的植樹造林熱情還波及到了更廣的范圍:“這些年,感覺整個施甸縣的植樹造林熱情都在上漲?!贝┬性诹趾V?,縣委宣傳部的同志感慨地說。我們從林業部門了解到這樣一組數據:1988年施甸縣的森林覆蓋率為17.1%,2009年提高到了44.8%。

  在擔任大亮山林場義務承包人的20年間,楊善洲接受的唯一報酬是:每月70元的伙食補助,1996年,隨著物價上漲,林場將補助標準提高到了100元。2009年底,保山市委、市政府為楊善洲頒發特別貢獻獎,并給予一次性獎勵20萬元。今年5月,楊善洲將其中的10萬元捐給了保山一中,6萬元捐給了林場和附近的村子搞建設。

  “我只是在盡一名黨員的職責,只要活著,我就有義務和責任幫群眾辦實事?!睏钌浦拚f,“實在干不動了,只好把林場交還給國家,但這不是說我就退休了,有我力所能及的事,我還是要接著幫老百姓辦,共產黨員的身份永不退休”。

  

 

窮盡一生書寫為民情
——記保山市人大代表、原保山地委書記楊善洲(下)
云南日報記者  程三娟

   

  采訪期間,記者聽說了一件事:楊善洲自1950年把妻子迎娶進門以后,一心撲在工作上的他就再也沒有時間去過妻子家。上世紀70年代末的一天,他的岳母到姚關去趕街,看到一輛汽車從街上過時聽人提到了女婿的名字,老人想上去和久未見面的女婿打個招呼,可一晃車子就直奔鄉下去了。直到臨終前,老人都沒再見過自己的女婿楊善洲……

  到底是怎樣一個人會“無情”和忘我到這種地步?從1955年任施甸區區委書記到1988年從保山地委書記崗位上退休,30多年的時間,他都在忙些什么?

  與楊善洲謀面是在他的家中。老人穿著一件灰色的舊卡基布中山裝,坐在一張棗紅色的老式木沙發上。那一刻,讓人感覺像是穿越時空,回到那久遠的年代……

  

  “每次下鄉,他都把鋤頭帶在身邊”

   

  1965年的一天,一個頭戴竹葉帽、腳穿草鞋的中年人出現在施甸縣某人民公社,打聽公社領導在哪里。接待的同志一看來了個老農,而領導正準備接待縣委書記,就隨口打發說領導不在。來人一聽沒作聲,轉身就去村子里面轉悠了。過了約定好的時間,公社領導仍然沒見到縣委書記,仔細一打聽才知道是接待員把縣委書記當成老農給打發走了。這位縣委書記就是楊善洲。

  做過9年石匠、工農干部出身的楊善洲,當了保山地委書記,依然保持著淳樸的農民本色。他臉色黝黑,雙手老繭,和農民一起鋤田、栽秧,走家串戶體察農民的困苦,給受冤屈的人主持公道,自掏腰包給困難戶力所能及的幫助,下鄉不給農民添負擔,從來都自掏飯錢……

  “每次下鄉,他都把鋤頭帶在身邊?!苯o楊善洲擔任秘書11年,祝正光印象最深的就是楊善洲時常和農民群眾一起下地干活?!澳菚r他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基層,每天天不亮,我們就出了地委大門,天黑之后才回來。地委開會都在晚上?!弊U庹f,“書記一直認為,與農民  群眾一起勞動是了解基層、了解農民疾苦很重要的方式,和農民在一起了解到的情況最真實?!?/span>

  1980年10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同志到保山考察??倳浱崆暗诌_,地委的同志迅速到板橋公社去通知地委書記楊善洲,到了公社才發現,他正在田里頭和農民一起插秧,褲腿挽到了膝蓋上,貓著腰只顧忙碌,聽到工作人員的喊聲,他才回過神來,趕緊拔腿往回跑?!皸顣浭菗Q了衣服才去見*總書記的,可他和農民一起插秧的事還是傳到了總書記的耳朵里??倳浉袊@說像楊善洲這么樸實的地委書記還真不多見?!弊U庹f。

  在楊善洲眼中,人民的事馬虎不得。1988年,當時駐板橋漢莊的地委工作組接到板橋鎮宗家山村楊春蘭老人的申訴。老人去賣豬,半路上被人截住,一口咬定是老人偷了他的豬,并扯著老人來到了地委工作組要求主持公道。工作組負責處理此事的人輕信了對方的話,責令楊春蘭立即將豬送還給對方,并罰款80元。老人含冤叫屈告到了工作組。楊善洲得知此事后,馬上責成工作組與地委信訪辦公室的干部進行調查核實,并要求將處理結果報告他本人。經過認真核查,事情很快真相大白,原來楊春蘭所賣的豬是別人偷了轉賣給他的,他自己毫不知情?!拔覀兲幚淼娜魏涡∈露伎赡苁顷P乎群眾切身利益的大事,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馬虎行事,不能傷了群眾的心?!笔潞?,工作組專門派人當面向楊春蘭道歉,并賠還所收的罰款。

  “老書記12歲失去父親,陪著母親艱難度日,從小就深深地體味到身為一個農民的諸多難處。因此他處處從農民的角度去理解農民,從農民的角度去思考怎樣‘為民’,并從農民的角度去思考怎樣‘為官’,這使他與父老鄉親始終保持著一種水*融的緊密聯系?!痹跅钌浦奚磉吂ぷ鬟^8年的保山日報記者蘇加祥這樣解讀這位“農民式”的地委書記。

  

  “別人不理解我,你還不理解我?我真的沒錢”

   

  我們來到了施甸縣大柳水自然村楊善洲的老家。這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小院,較之于周圍的院落,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我們最先看到的是他的老伴。在丈夫為了事業和理想顧不了家60多年的歲月里,這位叫張玉珍的老人默默地擔起了家庭的全部責任。

  楊老家現已是四世同堂,他的大女兒、孫子、重孫和老伴一起生活。2008年,孫子攢夠錢新建蓋了房子,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平凡而融洽。但是,在楊善洲常年顧不得回家的歲月里,這家人曾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1975年夏天,家里的房子因年久失修,每逢下雨便到處漏雨,全家老小實在無法在屋里居住。張玉珍沒辦法,專程跑去找楊善洲,叫他無論如何想辦法拿點錢給家里修房子。楊善洲聽了,久久無語,掏出身上僅有的30元錢交給妻子說:“你先拿這30元錢回去,買幾個瓦盆接一下漏雨,暫時艱苦一下?!睆堄裾浣舆^30元錢,含著淚水回到了老家……她告訴孩子們:你們的父親確實沒辦法,他很窮,我們以后再也不能去給他添麻煩了,家里的日子我們先湊合著過吧。

  1995年,楊善洲已經退休并回到大亮山種樹。出于楊善洲進城給林場辦事住宿方便的考慮,全家想方設法借了5萬多元錢在施甸縣城的附近買了一塊地,勉強蓋起了一間房子。房子是蓋起來了,但這5萬元的債怎么還?張玉珍專門找到楊善洲:能不能湊點錢還還賬?楊善洲東拼西湊拿出了9600元,“你一輩子就攢了這么點錢?”老伴問。楊善洲擺了擺手:“別人不理解我,你還不理解我?我真的沒錢!”看著老伴無奈的神色,張玉珍只好又一次含著淚水回到老家,把剛剛蓋起還沒來得及住的房子賣了。

  楊善洲的大女兒楊會菊向我們講述了另一件更讓人心酸的事。她3歲那年,一天深夜忽然高燒昏迷,奶奶和媽媽急得頂著暴雨爬山路連夜趕往施甸縣城。山路崎嶇不平,路過一個山崖的時候,奶奶因走路慌亂而失腳,身子往山崖下傾倒,母親急忙伸手去拉奶奶,不料由于失去重心,3人一起掉下了山崖,掛在了一蓬枯藤上……回憶起昔日的艱難,年近花甲的楊會菊含著淚水,輕輕地撫摸著母親的手說:“父親不容易,我媽更不容易??!”

  楊善洲的小女兒楊會芹回憶說:“我8歲時,第一次見到了父親。當時因為奶奶病重,父親趕回家來送藥。母親對我說,這是你爸爸,趕快叫啊,我卻害怕地躲開了?!?/span>

  楊善洲退休后,組織上安排他到昆明安度晚年,一家人欣喜萬分,以為終于可以與在外忙了幾十年的父親共享天倫之樂了,不曾料想,他卻一頭扎進了家鄉的荒山……

   

  “不行!我沒這個權力”

   

  一個老地委書記的妻子和家人怎么會在農村?從大柳水村出來后,這個疑問一直在我心頭縈繞。

  “是老書記自己不讓辦‘農轉非’?!笔煜で闆r的人解釋。1964年,楊善洲擔任施甸縣委書記時,組織上提出把他愛人轉為城鎮戶口,他謝絕了;1978年,上級組織部門有個通知,地、師級干部,家在農村的妻子、母親、不滿16歲的子女可以轉為城市戶口。當時,楊善洲家除大女兒外,都符合進城的條件。當組織部門將他家“農轉非農業人口”的報告打上去時,他堅決要求撤銷報告。他說:“身為領導干部,我應該帶個好頭。我相信我們的農村能建設好,我們全家都樂意和8億農民同甘共苦建設家鄉?!?nbsp;

  自己常年不在家,政策允許范圍內的照顧也不給家人享受,楊善洲做過的類似事情數不勝數。

  1982年盛夏的一天,保山地區中專生招考張榜處,有個18歲的姑娘眼睛睜得大大的在榜上尋找了無數遍,還是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楊善洲過來拍拍自己小女兒楊會芹的肩頭說:“別難過,明年再考?!薄鞍职?,要是明年還考不上你能給我安排個工作嗎?”女兒可憐巴巴地問。楊善洲緊鎖眉頭,嚴肅地看著女兒:“不行!我沒這個權力?!?/span>

  1986年,姚關鄉的一位副鄉長在楊善洲家看到老書記的老伴和女兒們正在吃包谷飯,得知老書記家里的糧食不夠吃只好用包谷摻在飯里時,這位副鄉長流淚了,當即讓鄉民政給老書記家里拉去了兩袋救濟糧。楊善洲知道后,批評了他:“好多人家連包谷飯都吃不上呢,接濟要接濟比我們更困難的家庭?!彼屑依锶藢⑺蛠淼募Z食退了回去。這一類的故事至今仍在當地群眾中廣為流傳。

  隆陽區芒寬鄉現在是保山市有名的小??Х戎l,全鄉的咖啡連片種植面積超過萬畝??稍?0年前,這里的咖啡樹只是零零星星??Х确N植產業的長足發展是在楊善洲走進芒寬田間地頭,鼓勵群眾大力發展咖啡種植之后發生的。1980年10月,楊善洲到了潞江壩的芒寬公社。他聽說新光大隊有位叫朱自祥的社員,種植咖啡成了出名的冒尖戶,曾因種咖啡挨過批斗,便想讓朱自祥帶頭發展咖啡種植。楊善洲踏進朱自祥的家園,摸著咖啡樹說:“過去,我也沒頂住‘左’的妖風……我看這咖啡樹是搖錢樹?!?/span>

  朱自祥一顆懸著的心落了地。楊善洲又說:“你家6口人,光是咖啡這一項收入就是人均300多元,再加上其他經濟收入,已提前達到了小康水平啦!好啊,你這個典型應該快快推廣?!本驮谀且荒?,全國咖啡生產會議現場會在芒寬新光大隊召開。從此,咖啡種植在芒寬得以迅速發展。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脫離群眾,都不能損害人民的利益,要多為老百姓辦實事?!边@位84歲的老黨員說。

 

楊善洲的故事:讓農民在知識上翻身

  記者  姜  潔

   

  編者的話:楊善洲一直非常重視教育,他在任期間帶頭捐資辦小學,還創辦了半工半讀的簡易學校,開展掃盲工作。他在1963年人們還吃不飽的情況下就作出決定,全縣教師要以教書育人為重點,不參與支農活動。退休后,他還專門拿出了市里獎勵的10萬元錢捐給保山市一中,資助貧困學生的學業。
  
  走上云南保山街頭,隨便打上一輛出租車,問司機:“您知道楊善洲嗎?”
  “怎么不知道,他是我們原來的老書記,退休以后去施甸種樹,市里獎給他的錢都不要,捐了10萬元給保山一中。我女兒就在保山一中讀書,我是從學校的宣傳欄里看到的!”
  走進保山一中,宣傳欄里的海報已經有點褪色:“2010年5月5日,原中共保山地委書記楊善洲同志向保山一中捐款10萬元,用于資助高中部貧困學生完成學業?!迸赃吺鞘菹靼〉睦先耸峙蹙薮缶杩钆频恼掌?。
  身邊飛快地跑過幾個中學生,記者隨口叫住一個名叫李佳璇的女孩:“你知道楊善洲嗎?”
  “知道呀,他是我們的老書記,種了好多樹,還給我們學校捐了好多的錢!”清澈的眼眸中流露的是欽佩和仰慕。
  施甸縣原政協副主席計盈告訴記者,楊善洲捐資助學并非偶然。早在上世紀60年代,他就一直十分重視教育事業:“過去,姚關陡坡村的孩子讀書要到十幾公里外的清平洞小學。孩子們夜里四五點鐘就起床,帶一包冷飯,走兩個小時的山路去上學,下午3點多又趕著回家,每次上學都要走四五個小時。特別是冬天,伸手不見五指的,一路摸黑到學校很危險,這個問題怎么辦?1960年,我在施甸區姚關清平洞小學任校長,時任保山縣委副書記的楊善洲專程找到我,研究解決陡坡村學生的入學難問題。我建議在村上辦一所民辦學校,他立馬拍板同意,回到陡坡村后帶頭捐資,鄉親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建成了一所簡陋的民辦小學?!?br/>  上世紀60年代初,在實際教學中過分強調勞動教學,教學任務無法完成,學生成績急劇下降,整個教育處于混亂之中。1963年,施甸縣人民吃不飽,生活十分困難,在工作人員紛紛走出機關、大規模支農之時,楊善洲作出了一個決定:要求全縣教師要以教書育人為重點,不參與支農活動。已經75歲高齡的保山農校退休教師線東華回憶起半個世紀前的那一幕,感慨地說:“楊書記這么重視教育,令我們非常感動。大家都暗自下決心,一定要教好書、育好人,才對得起他的良苦用心!”
  當時,許多貧困家庭都存在這樣的思想:“我們連飯都吃不飽,還讀什么書?”楊善洲卻不這么認為。他從十分有限的財政中拿出經費設立了助學金,幫助貧困子女讀書,每人每年補助2元,很多學生靠這筆助學金完成了學業。當年接受學校資助的學生,現在已是白發蒼蒼的老爺爺和老奶奶了。一提到楊善洲,他們都滿懷感動地說:“要不是老書記設立的助學金,我們的書早就讀不下去了!”據統計,他擔任施甸縣委書記期間,施甸縣的小學由191所增至1132所,教職工由420人增至1169人,畢業生由360人增至1123人。
  上世紀60年代,施甸有80%的群眾都是文盲。楊善洲打定主意:“要讓農民在知識上翻身!”他積極創辦半工半讀的簡易學校,還開辦了16所農業學校,并大規模開展掃盲運動。他專門走到田間地頭,向群眾宣傳文化知識的重要性,激發群眾的學習熱情:“舊社會,只有富人家的子女才能讀書。新社會,共產黨讓群眾讀書,就是為了掌握好槍桿子、印把子、錢柜子,真正當家作主?!痹S多參加過掃盲學習班的群眾深有感觸地說:“一開始,我連斗大的字也不認得。參加了掃盲班,學會寫名字、查字典、讀報和記簡單賬簿,收獲不小呢!”據統計,共有1400名群眾通過掃盲學習班脫盲。
  時光荏苒,但楊善洲對教育的支持和關心卻絲毫未減。2010年,當他決定把保山市委、市政府獎勵給他的20萬元獎金中的一半捐給保山一中時,消息震動了整個保山城。他把錢捐出來,讓更多的孩子可以讀上書、讀好書;他把愛的種子撒向下一代,種下桃李收獲一片芬芳。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万家彩票|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