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d9zz"><i id="1d9zz"><cite id="1d9zz"></cite></i></strike>
<ruby id="1d9zz"></ruby>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dl id="1d9zz"><del id="1d9zz"></del></dl></span><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dl id="1d9zz"></dl></strike>
<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trike id="1d9zz"></strike>
<span id="1d9zz"></span>
<span id="1d9zz"></span><span id="1d9zz"><video id="1d9zz"></video></span>
<span id="1d9zz"></span>
<strike id="1d9zz"></strike>

他山之石

中高職銜接,求解五大關鍵問題
發布日期: 2015-10-10 瀏覽次數:

 信息來源:《中國教育報》201433日第6

 

    中職教育與高職教育是兩個不同層級的職業教育,兩者之間順暢地實現互通互融,對職業教育發展至關重要。在教育及職業教育政策的指導與保障下,中高職銜接在實踐層面取得了一定的進展。2005年,天津市率先實行中高職銜接“技能優勝晉升”模式,凡在全市中等職業學校技能競賽中獲得一等獎、二等獎的中職畢業生,可以免試直接保送到高職院校繼續深造。而北京作為第一批中高職銜接試點省市,目前也已形成五年一貫制、“3 2或“3 3模式以及三校生通過全國統一高考升入高職院校等中高職銜接模式,但總體規模不大。2009年,廣東省啟動“中高職三二分段”試點工作,到2012年,參加試點的高職院校有32所,規模逐年擴張。此外,廣西、河南、湖北、海南、浙江、江蘇等地的中高職銜接也取得了較快進展。但整體來看,中高職銜接在實踐過程中,困難重重、問題頗多,離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構建的理想狀況差距甚遠。

  1、問題:教育層次價值取向的社會共識根深蒂固,職業教育吸引力嚴重不足。

  長期以來,職業教育一直被社會、家長、學生、用人單位,甚至是政府視為“次等教育”,這種教育層次價值取向的社會共識限制了職業教育的發展。在職業教育系統內部,高職院校嫌棄“中職生源素質較低、難以管理”而不愿意多招。這些現象及觀念使得中高等職業教育的銜接困難重重。

  對策:本于教育原理,提高全社會對職業教育類型價值的共識。

  教育的本質是使“人”成為“社會人”、“全面發展的人”、“對社會有價值的人”。本于教育原理,提高全社會對職業教育類型價值的認同,可以借鑒英國“普教與職教文憑等值”的理念,確立職業教育在我國教育體系中與普通教育相同的地位。同時,提升一線勞動者的經濟與社會地位,增強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創造條件,打通職業教育、普通教育、繼續教育之間的通道,為人們終身學習提供銜接平臺。

  2、問題:專業設置的契合度較低,中高職銜接缺乏基礎支撐。

  中高職銜接的基礎在于專業的對口銜接,這決定著中高職教育在培養目標、課程體系銜接上能否得以順利實現?,F行的中等職業學校專業目錄是2010年新修訂的,專業數增加到321個,而現行高職專業目錄仍是2004年修訂并頒布的,目錄分設19個大類、78個二級類、532種專業。中高職教育專業目錄設置的時間、名稱各不相同,且專業設置的口徑寬窄不一,專業名稱、分類、要求也不規范,高職專業數量遠大于中職專業數量,這使得中高職銜接的基礎非常薄弱。

  對策:科學配置教育資源,提高中高職教育專業設置銜接的契合度。

  專業設置應根據職業、行業、產業的實際情況進行設置。中職的專業應更加針對職業,可以按照職業崗位設置,劃分更細、知識面更窄;而高職的專業針對的是崗位群,專業劃分可以較粗、知識面較寬,高職專業的設置應是中等職業學校專業設置的縱向延伸和橫向拓寬。中高職專業銜接宜以專業群的形式寬口徑銜接,這樣可以增強中高職相近專業的相容性和銜接性。

  3、問題:國家職業標準與就業準入制度薄弱,中高職銜接缺乏政策支撐。

  中高職銜接首先應是培養目標的銜接,即預期的工作崗位的層次銜接,而工作崗位的科學定位在于國家職業標準。我國的國家職業標準由于在制定過程中缺乏行業協會、企業的參與,制定程序簡單,職業分類不盡合理,職業標準的覆蓋率、權威性、實時性有待提高,因此難以全面指導中高職銜接中的培養目標定位。另外,《勞動法》并沒有規定在一些行業實施“職業資格等級證書制度和就業準入制度”,也沒有規定職業資格等級證書制度與報酬之間的對應關系,不利于中高職教育在系統內的有效銜接。

  對策:完善國家職業標準,實行行業就業準入制度,為中高職銜接提供制度保障。

  國家應將職業標準提高到國家戰略發展的高度,在制定標準的過程中,認真傾聽來自行業、企業、理論界的聲音,參考國際職業分類標準,形成動態的、精細化的職業標準制定過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門對技能型崗位應執行嚴格的準入制度,并指導行業協會規范本行業職業技能等級鑒定標準和技能等級薪酬參考標準,建立技能等級與學術研究等級相對應的資格聘用制度。

  4、問題:課程結構銜接錯位,中高職銜接缺乏內涵支撐。

  課程銜接是中高職銜接的核心。理論上來講,高等職業教育應在中等職業教育課程設置的基礎上,按照對口專業設置課程,做到“專業有所對口、課程有所對應、內容有所區分、知識與技能由淺入深”,但從現實操作層面來看,中職學校與高職學校溝通欠缺,各自構建自己的課程體系,確定自己的教學內容與實踐安排,課程結構錯位更加嚴重,專業課內容重復、文化基礎課脫節、教育資源浪費。

  對策:做實課程銜接,推進中高職教育微觀銜接與內涵發展。

  中高職課程的銜接必須以專業對口或專業相近為前提。中高職院校應聯合行業協會、企業、職業教育學者、課程專家共同商定、系統構建中高職課程體系,通過職業崗位分析、工作任務分析與職業能力分析,確定出一般技能人才和高級技能人才的不同培養規格,然后再根據知識、能力、素質要求確定出中高職不同層次的課程內容。

  5、問題:中高職教育科學體系構建缺位,職業教育缺乏可持續發展支撐。

  在學制銜接上,職業教育體系無法與普通教育學制的上下銜接相媲美,職業教育的本科層次仍然是一道屏障。學制體系的缺失導致高職高專畢業生無法實現層次上移,使得中高職銜接的通道受到嚴重阻礙。這種狀況既不利于社會對不同人才層次的需求,也不利于學生的長遠發展,最終使得職業教育缺乏可持續發展的支撐。

  對策:構建科學體系,搭建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立交橋”。

  從發達國家的高職教育來看,高級專業技術人才基本上都歸屬于“高等職業教育”的范疇。因此,要想構建出我國完善的中高職教育科學體系,必須盡快改變學制銜接向本科層次上移的困境,搭建出中職和高職、本科、研究生銜接的職業教育人才成長“立交橋”。


万家彩票|官网登录